栾小酒 - N2qq,cΟΜ 002 欲得(双向暗恋 1V1)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萌动小说精品推荐

    唐酒回到家的时候,收到了周止襟的电话,她一手握着电话,一手去挂外套。

    “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吗?”周止襟问道,声音里充满了关切。

    毕竟唐酒自从和他一起工作以来,从来没有早退过。

    “没有。只是突然肚子有点疼,就早退了。”唐酒说。

    “好,那你好好休息。”说罢,便挂了电话。

    唐酒握着手机,在玄关站了半晌,就这样,默默的习惯了他这样,然后进去,拿出冰箱里的食材开始做饭。

    她早已从家里搬出来一个人住了,周止襟还在家里住,他的父母聚少离多,周爸爸是很有名的摄影师,经常不在家,陪周妈妈的任务就落在了他身上。

    有一回,周止襟骑车上班时,不小心打滑,摔在地上扭了脚,同事们都去看他,唐酒终于可以不带自己母亲去周家了。

    以往每回跟父母一起去周家,唐酒都很规矩,那一次,因为周止襟受伤,来的都是同事,周止襟和唐酒任职的科技公司,男的多于女的,且都是男女朋友关系。

    隔了两天街道的那个疯疯癫癫的唐酒终于入了周妈妈的眼。

    周止襟应付完同事,就剩了唐酒,还乖乖的一个人坐在沙发上。

    他问她:“要不要参观我的房间?”侞遇棢站丟夨綪箌んAιτAňɡsHμωμ(海棠圕箼),cΘΜ找回

    “好啊。”一直被冷落的唐酒终于来了兴趣,她早就想去他的房间看看了。

    二楼统共就三个房间,一个房间用来放周爸爸的摄影作品,一间房是客房,另一件便是周止襟的房间了。

    他穿一条到膝盖的深绿短裤,上面是宽松的白色T恤,露出好看的小腿。唐酒最喜欢的就是他的小腿。

    周止襟的小腿白,而且他天生毛发少,平时的运动项目除了跑步了就是打羽毛球,肌肉在皮下鼓动,小腿看起来既有光泽又让人感觉很干净。

    唐酒忐忑的跟在周止襟身后进了他的房间。

    他把门轻轻关住,脚上肿着,撑了上楼这么一段时间,脚有点受不住了,他一只脚撑着,一只脚时时点地往前走。

    看他不是很方便,唐酒及时的上前扶住他胳膊:“我帮你吧。”

    她内心有一丝丝甜蜜,整个人简直要晕头,周止襟的房间很干净,有洗衣液的味道,床单是白色的,墙壁也是白的,上面除了之前上学的时候获得的奖项,什么也没有。

    唐酒扶住周止襟的手有些颤抖,周止襟的小臂手感很好,她忍不住摸了一下,等到周止襟坐到床上,神色没有任何不对劲。

    唐酒心里乐的开了花,笑容显示在了脸上。

    “你终于笑了,我还一直以为你因为我没跟你说话,不开心了。”周止襟说。

    “没有啊,招呼同事是应该的,他们好不容易才来你家一次。”唐酒不甚在意的说,反正她以后想来就来了。

    “是吗?上楼之前我总感觉你的脸拉的好长,好像我欺负你了一样。”

    “哇,周止襟,我一天没有捉弄你,你是不是就不习惯啊?”唐酒上前,一把揪出他T恤的领子。

    周止襟闪躲着,胸前却是被她拉出了好大一个圆,一片莹白露了出来,还有两点红色的。

    唐酒感觉腿有点软。

    周止襟拉着衣服,将另一头的唐酒扯到自己跟前:“别闹。”

    唐酒目光闪躲着,不看他:“啧啧啧,我看见了什么啊,你好白啊。”

    她的夸奖蓦地让他红了耳朵,从唐酒手里强硬的夺过自己的领子,周止襟抚平了后感觉有安全感多了。

    “你就知道调戏我,以我为乐。”周止襟有些委屈的说道。

    每当这个时候,唐酒觉得他真的好委屈啊,明明很无奈,却没办法说出来狠话,让她下次不要这样做。

    唐酒就是仗着他不会真的凶她,一次次的试探他的底线,可他从来没真正的对她发过火。

    这让唐酒觉得自己很特别。

    高中的时候,周止襟混的很差,他性格内向,不爱和人交流,交流的对象仅限同桌。

    而唐酒,一个年级12个班,每个班都有她认识的人,她表现出来的性格大大咧咧,每次上自习都和周止襟的同桌换座位。

    很快,大家都知道了,周止襟和唐酒是一对。

    本来没什么,被大家这样说,唐酒很开心,可是周止襟澄清了,唐酒很生气,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去和他同桌换座位。

    那几天,唐酒发现,其实自己没什么特别的,她不理周止襟,别的同学理啊,周止襟虽然不爱说话,但是有人找他帮忙,他都很及时。

    很快,比直来直去的唐酒要受同学喜欢。

    同学们不知道两人发生了什么事,没有人看出来她们吵架了,自然也就没有人当和事老。

    三中是早上七点四十到校,一般,唐酒六点四十起床,收拾好七点出门,走两条街,到周家门口等周止襟一起坐车上学。

    吵架的时候,唐酒赖床到七点二十,央着爸爸起来送自己去学校。这么个几回后,唐爸爸安生日子没了,劝着唐酒自己去上学,不送了。

    唐酒没办法,但实在不想跟周止襟坐一辆车,太早她又起不来,只得每天踏点进教室,天天被班主任骂,被班主任罚。

    这一切都怪周止襟,唐酒心想,她在那干活的时候,周止襟非常悠闲的和自己同桌靠在栏杆上聊天,气的唐酒低下头扫地的时候牙痒痒,又没办法拿他怎么样。

    因为唐酒知道,周止襟根本没生气,她再怎么生气,说白了也只有她一个人在生气。

    吃完饭,看了部动漫,唐酒躺在地板上,拿着手机看了又看,通话页面在周止襟那一页很久没有动过了。

    她摩挲着那三个字,突然感觉自己好怂哦,不敢跟他直接闹翻。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