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浓 - 叼着嫂子的乳头,鸡巴贯穿觊觎已久的美屄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NP 超H)_御宅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萌动小说精品推荐

    娱乐圈之艳色妖精(NP 超H)_ 作者:正浓

    (8更半价)叼着嫂子的乳头,鸡巴贯穿觊觎已久的美屄

    夏末的夜晚根本与冷扯不上半点关系,可颜瑟却感觉到莫名的凉意,暴露在外的皮肤上激起一层细小的疙瘩,就像突然被灌了一记寒风,不由自主的颤抖让她整个人更加贴近男人。

    徐远帆对颜瑟的投怀送抱显然很满意,隔着一层布料缓慢却坚定地感受着这肖想已久的温度与触感。

    虽然来之前已经做好了要用强迫手段的准备,可现在的情形明显比他预想的要好得多,早知道是这样,他又何必苦了自己等到现在,结果让别的男人钻了空子。

    想想就不由地恼火,让从抚摸演变成揉搓的手上动作不自觉地就加重了力道,徐远帆甚至还想到她刚刚那隐隐要反悔的迹象会不会也和蒋潇有关。

    他会用实际行动向她证明自己才是她应该接纳的人,首先要做的就是让她的身体接纳自己,一旦这关键的一步成功了,之后的相处就会顺利许多。

    蒋潇不就是用这种手段让她就范的幺,既然别人可以,那他一定也行,而且只会做得更好。

    铁了心要打好头炮的男人进入主题的速度变得直接又迅猛,已经在诸多个夜晚脑补了玩弄她身体的步骤,到了真正上手的时候完全让人无法招架。

    “啊……”

    颜瑟受不了这种刺激,抑制不住的从喉间溢出一声呻吟。

    本来以多情着称的眸子里染上水泽,奶白般剔透的肌肤泛起淡淡的粉色,表情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茫然,平素的恬静和柔美此刻都化成勾人的妩媚。

    徐远帆被蛊惑到了,低下头狠狠的吻住颜瑟,下身急切的在颜瑟的软嫩平坦的小腹上乱蹭。

    该死,她怎么可以这么诱人,竟让他表现得像个没经验的毛头小子那样。可是胸腔中澎湃的情感让他完全做法做到真正的冷静。

    她就是闯入他这潭死水的游鱼,既然已经搅乱了,就别想再走了。

    徐远帆的吻越来越放肆,从嘴唇到下巴,再到好看的脖颈,在颜瑟的锁骨上轻轻啃咬,最后移动到颜瑟右边粉色的凸起。

    红豆一般大小,色泽粉嫩可爱,徐远帆温柔的张口含住,重重的吮吸,或用牙齿轻轻的拉扯。

    高超的技巧让颜瑟软了身子,胸前有点麻痛,更多的是那种熟悉的让她无法抗拒的酥麻,加上双腿间已经被男人心机的用胯顶开,隔着最后一层轻薄的布料,两人的性器进行着满是暗示意味的摩擦。

    颜瑟的脑子昏昏沉沉,这家伙真的很可怕,而且还出奇的有耐心,轻而易举就让她的身体先一步服软了。

    “你……好有心机啊……”

    为了不让自己喊出太过频繁的呻吟,她只能用指责来掩饰,可是明显受用的表情和双颊迷人的酡红在男人看来完全没有说服力,反而让他的欲望更加高涨。

    徐远帆的性器在进门独处的那一刻就有了感觉,现在更是硬得发疼,只是单纯的磨蹭已经满足不了徐远帆,忍不住在乳头上用劲咬了一口,都怪她太诱人了。

    “放开……”

    被欲望折磨的声音没有半点气势,软软糯糯的语调听起来更像在撒娇,眸子里还泛着水光,瞪徐远帆的那一眼,全被他当做媚眼看了。

    徐远帆愉悦的笑出声来,声音因情欲变得沙哑,听着无比性感,在颜瑟耳边暧昧的吐息:

    “嫂子明明很想要不是吗?”色情的舔弄颜瑟的耳垂,舌头往里深入浅出,寓意着某种即将发生的事情,手下的动作突然加快了速度。

    他知道她耳朵非常敏感这件事还是第一次窥见她被屠远舟在老宅的后院里操逼知道的,现在终于能够亲自探索她身体的美妙,他要把梦中使用过的每一个姿势和场景都通通变成现实。

    身下传来的感觉太过刺激,颜瑟被刺激得眼角微微湿润,心里野兽出闸的失控感更加强烈了。

    可男人象是突然想到了什幺,竟真的松开手颜瑟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更多的是没被满足的空虚感,浑身都叫嚣着要被疼爱,门户大开,根本忘记了合上腿。

    “已经很有感觉了吧?像嫂子这样的女人天生就少不了男人的灌溉,从今往后,你这朵娇花就由我来全职守护了。”

    徐远帆眼神灼灼地在这即将属于自己的女体上逡巡着,已经将腰线来回描绘了数遍的双手也最终停留在敞露的腿心间,男人修长的手指戳着颤栗的阴唇,进行肉棒插入前最后的慰问。

    (9更免费)嫂子的屁股好软好弹好嫩,逼肉又紧又湿,太好操了!

    “虽然你现在用看变态的眼神看着我,可是你的身体却在暗暗地勾引我,真是个矛盾的人啊。我就不同了,自从在老宅的后院里看见你与人前截然不同的模样,我就没打算违逆内心的声音。待会儿就向你证明,我也能把你操爽操哭,射满你的小逼。”

    颜瑟不知道自己的脸上是羞耻的红还是尴尬的白,这人随口一提就让她想起了那天被屠远舟诱哄着坐下的淫乱勾当,硕大的肉棒看准了她的分神趁势从穴口探入。

    中途她有过好几次想要合拢双腿阻挡徐远帆的进入,可那连小孩儿都拗不过的力气在他看来更象是另一种情趣。

    轻轻松松地掐着她纤柔的细腰,就着甬道里分泌的越来越多的淫液,强硬地越插越深。

    “你!!”将将才说了半个字,颜瑟就被男人挺着肉棒在嫩逼里故意研磨的动作弄得开不了口。

    她的身体本来就敏感,而徐远帆又是做足了功课,抱着一次性征服她的目的而来,想着法儿刺激她的身体,撩拨她的欲望,一举一动都戳中了她的浪处。

    徐远帆看着渐渐暴露了痴淫面目的女人,眼神幽暗无比。就是这样,用写满肉欲渴求的下流表情对着自己,这副模样的她真的好欠操!

    被欲火烧得口干舌燥,能解他渴的只有她。吻上她的唇,挑开她的齿关,舌尖探进去搅着她的粉嫩的唇舌,每一片贝齿都舍不得放过,尽情搔刮着她的甜美。

    颜瑟被吻得意乱情迷,嘴角都是她来不及吞咽的口水。

    待徐远帆放开她,她的眼睛里又蒙上一层水雾,双唇更加红肿,徐远帆眼底燃起了野兽般凶残的占有欲:

    “露出这副下流表情的嫂子,真的能彻底激起男人的兽欲呢。”

    “明明是你卑鄙无耻在先……有什么资格指责我”话说到这份上,其实是在默许他的胡作非为。

    徐远帆轻佻一笑,又咬吻她的唇,对她的指控全盘接受:

    “嫂子说得对,我就是卑鄙无耻又下流的变态,暗中窥伺着哥哥的妻子,没日没夜的想着嫂子的小嫩逼睡不着觉。就算在梦里都在恶狠狠地暴奸着嫂子的小骚逼,比如说现在这样……”

    说完,他故意又往里挤了挤,指使着龟头将娇嫩的子宫撑开,一下又一下,越来越迅猛的节奏将她操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早就不是第一次被这么玩了,自然不会像那些欠缺经验的女孩儿般受不了宫交的刺激,对于颜瑟来说这样的刺激再受用不过。

    除了第一下有些轻微的钝痛,之后每一下的撞击都是酥麻畅快到她想要放声尖叫:

    “啊……你插得这么深……是想弄死我幺……太狠了你”

    终于从她嘴里听到为自己发出的淫荡又魅惑的浪叫了,得偿所愿的兴奋感让徐远帆有种如在梦中的不真实感。

    还好有媚肉裹着肉棒的收缩感提醒着他真实性,光是现在这样还不够,他要看到她更多下流的面目,铁了心地钳住她两片臀肉就大开大合地进出。

    前后抽插的力道极大,每一下都好像要把她给摇散了,肉体激烈拍打的“啪啪”声和源源不断淫水被肉棒狂野捣弄的咕叽咕叽声,听在徐远帆的耳中,无疑是对他最大的褒奖,不论身心都是前所未有的畅快和满足。

    当然,他最想听的还是她发出的最毫无保留的叫床声,现在的她远没有初见和梦中的放浪,不过没关系,他会让她彻底放开的:

    “嫂子的屁股好软好弹好嫩,逼肉又紧又湿,太够味儿了!!嫂子喜不喜欢?小叔子的大鸡巴已经在嫂子的嫩逼里自由进出了!!”

    “嗯啊……还……还好啊……啊啊……”

    颜瑟被操干得根本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呻吟都被激烈律动撞的支离破碎,这语焉不详还断断续续的回应显然满足不了徐远帆。

    “还好?也就是一般啊?看来嫂子对我的表现还不是太满意,那就只有用更狠更猛的方式来达到嫂子的要求!”

    徐远帆眉目冷峻,棱角分明的脸上早就褪去了长久以来的漠然表象,写满了对女人的渴求和迷恋。

    他牢牢地盯着颜瑟在自己身下逐渐放开的媚态,下身越发用力,一下一下地猛干入她身体深处,那小小的子宫都被他的龟头给捣的变形,额头的汗水随着身体的进出沿着挺拔的眉骨一路蜿蜒,最终垂落在娇美的女体上。

    PO18.po18.de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