檀凝儿 - 2.第2章 我可以从头再来 你命中缺我,请乖一点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三年后。

    地铁上。

    感觉到有道目光向自己袭来,璃茉撇过头来,见他紧紧地盯着自己,似好奇,似怨愤,夹杂着寒意,纷杂不清。“我没欠他钱吧,怎么感觉欠了他十八代祖宗一样,真是奇怪。”许璃茉心念道。

    许璃茉从未想过,他们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遇见。这里的“他们”似乎分量重了些,但却也在那些看似云淡风轻的过往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她有点不安起来,抓紧了手中的书,默默祈求刚才只是不经意的一瞥,他并没有看到。一秒、两秒、三秒……

    到底是怎样的开始,亦或是从来没有过开始,也许正是那不确定的未知神秘力量,才让她牵动至今。翻阅着爱因斯坦的量子力学,企图寻找着答案,却被时光掌握着命运,一无所获。

    他向她走来,一直盯着她,璃茉慌忙转过头来理了下自己的情绪。

    “近来可好,我一直挺忙,也没时间去看你。”

    “我嘛,挺好的,你既然忙,自然不用来看我。”有些莫名,她并不觉得,两人熟到可以相互看望的程度,璃茉心里泛着嘀咕。气氛一直凝滞着,好似时间在此刻冻结。

    “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吃个饭?”

    “那个,我今天刚好约了人,所以……”

    “没关系,时间,总会有的。”

    “……”

    “那个,我到了,下次见。”地铁停下后,许璃茉赶紧麻溜地下去了。

    这么久了,怎么心里越发地慌乱了,璃茉感觉压抑得喘不过气来,竟还有点怅然若失。怎么会有这样奇怪的感觉,是因为有三年没见了,又是旧识,因而感叹时光易换,物转星移吗?可笑,自己又不是什么悲情小说女主角,怎么竟给自己套路?自嘲地笑笑,璃茉加快了脚步,今天的杂志社面试,一定要拿下。

    虽说是面试,但今天他们约在一家英式茶餐厅,舒缓的轻音乐安抚了璃茉紧张的情绪。

    “许小姐,我看了你的博客,我对你很满意,你明天便可以去报到。”

    “这么快,您不需要再问问我其他方面吗?”

    “许小姐,你的博客我从头到尾都看了,我很重视,你就是我们要找的类型。我看人的眼光向来很准,你这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

    “当……当然不是,我当然相信您的眼光,怎敢质疑您的能力?我明天就去报到,一定准时,谢谢您对我的厚爱!”“你不必感谢我,我只是在尽我的职责,请许小姐明天准时。”“一定!一定!”

    看着赵主编离去的背影,璃茉感叹自己是何德何能啊,竟能得到他的抬爱,他可是业界出了名的一丝不苟,工作起来简直可怕。今天来的路上,还一直担心来着,不成想事情竟然如此顺利,顺利得不禁“引人遐想”。

    “对不起,小姐小心!”璃茉感觉胳膊被人拉了一下。哎呀我这笨脑袋,乱想什么,差点撞到立着的花瓶,这要万一碎了,我只能把自己卖了,璃茉向这位先生投以感激的目光,“谢谢!”

    “小姐该小心才是,把自己撞坏了可就不好了。”

    “是,谢谢。”

    只见来人虽着休闲装,气场却不小,虽温和谦恭有礼,不慌不乱,气质沉稳,却依然透露出一股寒气,让人不寒而栗。道谢之后,璃茉就赶紧离开了。

    而那个人看着璃茉离开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

    为了方便实习,璃茉在慕叶杂志社附近租了套公寓。按理说这才晚上九点钟,平时的话这个时间段的人可挺多的,今天怎么这么安静,就连刚刚经过保安室的时候也没看到那个挺着大肚子的保安。

    按了下楼道间的触摸开关,真倒霉,灯也坏了,电梯里光微弱地亮着,在黑暗中有点渗人。“七楼啊,难道我要爬楼梯上去吗?”虽然有点害怕,璃茉还是打开手机的灯,进入了电梯。

    平时老是看一些奇异的东西,现在真的是在找虐啊,这十几秒的时间就像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叮”的一声,电梯门一打开,璃茉就飞奔出去,奈何两腿发酸无力,颤颤巍巍地摸出钥匙,赶紧打开门而后反锁起来。“呵呵,什么事都没有,我真是喜欢自己吓自己呢。”喝了口水,压压惊。

    “房间和自己走之前一个样,没有人动过,看来我多虑了。”由于长期有意识的自我封闭,璃茉对一些细节格外地细致入微,甚至有些变态。

    那是什么,房间的角落里怎么会有白色的信封?“表姐?这是姨妈的信,说让我帮忙着找找表姐,小时候她就和我最亲。而落款竟然是三年前,这么久的信了,我怎么没印象,表姐又在哪里,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

    “夜华,都做好了?”成珃吐着烟圈儿,眉头拧皱着。

    “都安排好了,明天会去报到。”夜华说道,递上一枚精致的电子宽屏手表,“而且,你可以随时看到她家里的情况。只是,我不太明白,您为何不直接告诉.....”

    成珃抬起手打断了夜华的话,“夜华,你多话了。”

    “是,你有你的道理。”夜华离开了,随手拿起了小斯送来的一份文件。

    璃茉正放水沐浴,可心里隐隐觉得慌乱。与往日不同,向来第六感很准的璃茉,觉得今天肯定有什么事儿。这种戒备,这种不安,形成于长期的自我压抑中,虽然璃茉也自觉该适时舒缓这种情绪,却反而形成了一种习惯,点点滴滴,一丝一毫地渗入骨髓之中,不能自已。

    拉上所有的窗帘,关掉所有的灯,打开手机的照相功能,开始检测。一片漆黑,似入黑暗的深渊之中,无止无境。那瞬间的黑暗却似一个世界那样漫长,那样的安宁,与世俗的纷繁杂乱相背离,有着那般的吸引力,使人向往。大约过了两分钟,里里外外找了个遍,并没有发现想象中的红点。“看来是我想多了,大约我也是不正常了吧。”重新拉开窗帘,明媚的阳光瞬间铺满整个房间,却照不进她那冰冷的心房。

    打开水龙头,温热的水缓缓地滑过指尖,而后覆盖整个双手,心里似乎有了那么一点儿温度。

    “什么声音?”侧耳细细听了会,隔壁的咝咝声瞬间让人崩溃,她把水龙头开到最大,使劲地搓着双手,内心烦躁不堪,双手搓红了,那紧绷着的弦似乎啪的一声断了……

    “咝……”看着破皮儿的手,终于静了下来,“看来,我真是病了……”虽嘴上这么说着,可心里却没真正这么想着。失魂般地整个身体没入水中,闭上眼睛,想象着忘掉了所有的烦闷,所有的不快,就这么忘我地好似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个没有烦恼的世界……

    过了好久,漫长得像遗忘了这个现实的世界,好像睡着般地从梦中惊醒。璃茉揉了揉脑袋,像做了一个梦,好像自己来过,却不记得内容。也是,梦,终究是梦!

    ******

    隔壁怎么这么吵,来了新住户?璃茉打开门,果不其然,搬家公司正在安置家具。看看所购置的物品,虽然不知其名,但一眼便能看出价值不菲,再瞄一眼室内,啧啧,这位有钱人怎甘愿屈居我们这种小庙,难不成为了找新鲜感,体验下层劳动人民的生活?这样想着,璃茉随手关上了门,“呵呵,拜拜土豪!”

    今天没什么事,正好在家休息一番,明天活力满满去报到,争取给上司留下好印象。

    取出一件淡紫色的卫衣,配上灰色短褶裙,黑色连体袜,一双英伦范的小高跟,一一准备就绪。这些年尽养成了严谨的好习惯,可这么紧绷着的真是好习惯吗?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本该有的青春的任意妄为却从未在身上体现过,二十几岁的年纪,却有着四十几岁的心态,想来也是一言难尽。无奈地扯动嘴角,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瞥见玄关处还有一袋垃圾,便披了件外套出去,顺便下楼走走。那位新住户的门虚掩着,暗黄的灯光从里面传出,安静如斯。璃茉顺手打开楼道的开关,带着好奇匆匆往里瞥了一眼,只见到一个岿然不动的影子,似乎在抽着烟,一抹淡淡的烟草味在空气中弥散开来。一阵风吹来,璃茉裹紧衣服,匆匆下了楼。

    初夏的夜晚有些微凉,天空中繁星点点,虽遥远地挂在天空中,璃茉却觉得它们离得自己很近,很近。人很少,稀稀寥寥的几个人,也在匆忙赶着路,奔向家的方向……

    漫无目的地走着,这时的城市不似白天那样喧嚣,微凉的风,夹杂着海水的湿气,咸咸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着,瞬间又没了,而后又一波接一波地袭来。

    突然想起一句话,若想爱上一座城,最好的方法便是与城中的人建立关系。可若是围城呢,大家是否也依旧如此毫不犹豫地跳进去呢?而自己呢,是否也能完完全全地融入这座城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