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只肉球 - 6.监狱风云06 每天都在作死[综英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暴风雨的来临前总是安静的。

    这几天的阿卡姆安静得过分了,而柏妮丝也刚好结束了生理期,又回到那活蹦乱跳的样子。不过就算是她都察觉到气氛好像不一样了,结合今天早上哈琳对她说的话,她猜到了这几天里会有大事发生。

    哈琳说:“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待在囚房里。”

    柏妮丝猜,小丑应该就是这几天越狱。

    在阿卡姆里待了一个多星期,柏妮丝差不多要忘了外面的阳光是什么样的,她无比想念自己的小窝。但是一想到哈琳要跟小丑走,她又有些惆怅。

    一个人的美好前途就那么毁了,小丑果然害人不浅。

    自从那个杀马特来了之后,柏妮丝对小丑的注意力有大半都转移了在她身上,那个碧池实在太吵了。

    “你说,我将你卖给黑帮怎么样?”杀马特整个人都贴在门上,双手抓住铁柱,用尖锐的声音说道,“他们最喜欢你这种胸大无脑的金发妞——”

    “谢谢,我也得承认我的确有几分姿色。”柏妮丝撩了一把头发,“不过你得先问问你的主人舍不舍得。”

    “呵,他怎会不舍得,你以为你是谁?”

    “珍妮弗——”小丑忽然开口,声音平静却使人不寒而栗,“你这是在帮我作决定?”

    “不是,她当然是交由你处置。”杀马特连忙否认,犹豫了几秒之后又道,“其实,我叫埃达。”

    “噗——”柏妮丝实在没忍住笑了出来,没放过这个怼人的好机会,“看来你在你主人心目中的地位不咋样啊。”

    这次杀马特——埃达却没有像以往一点就炸,她尖尖的指甲在铁柱上抓了一下,发出了“吱呀”这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毒辣的眼睛盯着柏妮丝不放:“你的好日子快要到头了,嘿嘿嘿……”

    柏妮丝不以为然,用怜悯的目光看向她:“承认吧,你就是嫉妒我长得比你好看。”

    埃达:“……”

    话是这么说,不过她这句话让柏妮丝更加肯定小丑快要越狱了。

    这两天里柏妮丝都没敢睡,外面有两条毒蛇随时就能跑出来,别看她平时那副跟小丑互相伤害的嘴贱样,事实上当他们之间再没有任何东西阻隔时,像她这个没有一点自保能力的弱鸡心里还是没底的。

    更别说现在还多来了一个疯婆子,她肯定听小丑的命令,到时候她可真是双拳难敌四手。

    她已经作好会被小丑带走的心理准备,他应该不会那么快就杀她的,他还热衷于给她灌输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想看她堕落,不成功是不会放弃的,在那之前她必须逃走。

    再不济,去投靠蝙蝠侠好了……

    果然,到了第三天的半夜,暴风雨来了。

    柏妮丝正抱着自己的膝盖闭目养神,突如其来响起的广播使她惊醒。

    “警告!B2层遭到入侵,进入红色戒备状态!”

    柏妮丝下意识地看向对面的小丑,后者也正用兴奋的目光看着她,道:“那只是小小的骚动,别怕。”

    不,比起这个,她更关心的是……柏妮丝沉默了片刻,然后问:“你的衣服呢?”

    小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脱掉了上衣,他的身体跟脸一样惨白,布满了乱七八糟的纹身,柏妮丝把目光从他线条分明的八块腹肌上移开,不禁想:这家伙跟她一样每天不是耍嘴炮就是睡,到底这身材是怎么维持的?

    他理所当然的回答,不难听出发哑的声音里充满了喜悦:“我的衣服速递正在路上。”

    外面的枪声越来越响,不一会就静了下来,空气中彷佛飘来了弹/药的味道,天花板上的灯管都感受到气氛不对似的闪了两下,让人不安的寂静在心头蔓延着。

    又隔了一会,五六个戴着奇怪动物头套的人闯了进来,有些拿冲锋/枪有些拿步/枪,几个人瞬间塞满了走廊,而小丑气定神闲的看着这一切发生,完全没有坐牢的样子。

    “警告!B2层遭到入侵,进入红色戒备状态!”广播很应景的又重复了一遍。

    柏妮丝从大门那里看见外面倒了好几个人,有的是阿卡姆的守卫,也有的是戴着动物头套的人,她眉头一皱,不知道那个绿眼睛在不在其中。

    其中一个人用一张卡打开了小丑囚房的电子锁,得到后者的示意后也一并打开了埃达的囚房。她走出囚房,冲柏妮丝得意一笑,那戏谑的眼神彷佛在看一个死人。

    手下不知道从哪变出来一件紫色的鳄鱼纹外套,骚气得不得了,小丑张开双手,神情睥睨,像个尊贵的国王一样让手下为他套上外套。

    穿好外套之后,小丑任由胸膛敞开,他从容的整理了一下衣领,然后摊手,旁边的手下立即送上一把梳子,柏妮丝就那样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在这个不时宜兼不合情理的环境之下整装。

    “Boss,她怎么办?”

    “放她出来。”

    手下用同一张卡打开了柏妮丝的囚房,她随时可以走出来,但是她没有动,彷佛那是条不能跨越的界线。

    外面有十多双嗜血眼睛正看着她,她有如一只被群狼堵在墙角的可怜小白兔那样弱势。

    小丑盯着她兴奋的舔了舔唇,就好像在看一只追捕了很久然后终于抓到的猎物,他问:“嗯……我们还有多少的时间?”

    手下回答:“最多五分钟。”

    他满意的拍了一下手掌:“足够了。”

    “Well……Well……Well……”他神爽气清的走进了柏妮丝的囚室,“一个多么美好的日子?我们终于能够‘见面’了。”

    “是的。”柏妮丝抬头看进他的眼,淡定的道,“你比我想象中的高多了。”

    小丑一步上前,用双手捧起金发女人的脸,逼她只能看着自己,他从那双蓝色的眼睛里看见自己苍白的脸。

    眼前这张精致的脸没有露出一丝慌张的神色,他慢慢咧嘴,从喉咙里发出猫儿打呼噜时那样的震动声,而被他捧着脸的柏妮丝只感到那双手冰冷得没有一点温度。

    当他站得这么近的时候,她才感觉到他身上的黑暗和血腥铺天盖地的压迫着她。

    “你又露出了这副什么知道的样子,真讨厌。”小丑不满的抱怨道,“就不能摆出一些更有趣的表情吗?”

    柏妮丝看着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小丑,“说实话,我的脖子有点僵了,能先放手吗?”

    听见这金发妞说出这番不知天高地厚的话,手下们看她的眼神像在看一个傻子,敢这样跟小丑说话她还真的第一个。

    但是出乎意料地,小丑竟然真的放开了手,却又立即用手掌覆盖上她的嘴巴,手背的纹身刚好对上了她的嘴巴,让她看起来像在滑稽的大笑着。

    柏妮丝无奈的看着他,她的双唇直接贴上了他的手掌,不晓得这货有没有洗手。

    小丑抬起下巴,炽热的唇彷佛融化了他手掌的冰冷,稍微湿润的感觉让他瞇了瞇眼,他倏然倾下,完全是面对面的,对她说:“Yes——就是这样,笑一个。”

    柏妮丝嗯了两声,小丑放开手,让她说话。

    “你要杀了我?”她挑眉。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小丑笑嘻嘻的搂住了她的肩,把她带出囚房,然后对杀马特勾勾手指,“你,珍妮弗,过来。”

    埃达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再次向小丑纠正自己的名字,不过她以为小丑叫自己过去是要把柏妮丝交给她处置,正处于兴奋状态里所以很快就把名字的事脑抛于脑后。

    “J先生,你想我怎样处——”

    “还有一点时间,那就来玩个游戏吧!”小丑兴奋的摩拳擦掌,从手下的手里接过两把枪,递到两人的面前,“这两把枪里,一把有子弹,一把没有子弹,选一把,然后用它来杀死对方。”

    柏妮丝正皱眉看着这两把一模一样的手/枪,这时小丑又忽然开口:“你相信我吗?”

    这句话不是对柏妮丝说的,而是对杀马特说的,她正想回应却看见小丑看了看左边的那把枪,再看了看她,笑容里透着一抹狡黠。

    杀马特的双眼发出光彩,嘴边止不住狂喜,毫不犹豫地拿了左边的那把。

    看吧,J先生选择了她!

    杀马特看向柏妮丝的眼神里立即就充满了嘲讽和得意,而柏妮丝也只能拿走右边的枪。

    杀马特举起枪,直指柏妮丝,嘴角勾起疯癫又意在必得的笑容,“我就说,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被她指着的柏妮丝却眼也不眨,静静的看着她,眸子泛着锐利的光,如同黑夜里的老鹰。

    一旁的小丑没有把半点的注意力分给杀马特,目光始终都放在柏妮丝身上,把她的表情、眼神,所有细微的变化都收入眼中,他捏紧拳头,指甲全嵌到肉里去,但是兴奋状态下的他完全没在意,眼神越来越癫狂,近乎痴迷。

    对方没有露出意料中的惊慌眼神,杀马特的表情狰狞起来:“还强装——”

    她扣下了板机。

    哒。

    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没有想象中的血溅四射,杀马特错愕的看着手里的这把枪,又扣了两下。

    哒哒。

    她的眼里涌上了难以置信,她回头看向小丑,用颤栗的声音问:“J先生……?”

    “那么,该我了。”

    金发女人一改上一秒的平静,嘴角无声的微微上扬,她缓缓举起枪,黑洞洞的枪口即将射出来的彷佛不是子弹,是恐惧,埃达松开了那把没有子弹的枪,啪哒一声掉到地上,神情由震惊转为恐慌,那双深不见底的蓝眸里的嘲意让她手脚冰冷。

    她被抛弃了,像一只宠物被主人抛弃了。

    柏妮丝知道,她手里的这把枪一定是有子弹的。小丑说的“看你的表现”就是指看她能不能杀死这个杀马特。

    只要她杀了她,那么小丑就会让她安然无恙的走出去。

    打从一开始,小丑就没想玩什么游戏,这是一个玩笑,他从杀马特入狱的那一刻起就选择了柏妮丝,杀马特不过是他为了达成目的的一枚棋子而已。

    这就是小丑,完全不按常理出牌的疯子。

    小丑像一个看电影看到高潮位置的观众般,激动得双肩颤抖,亢奋的声音不自觉的变得尖锐起来:“Do it do it do it do it do it do it……”

    柏妮丝连手没抖,她扬扬下巴,半瞇起的眼睛凝视着一脸绝望的杀马特,忽然道:“你模仿主人真是模仿得太不到位了。”

    接着,她做了一个让全场人都瞬间陷入紧张的动作——把枪口移开,对准了给她吶喊助威的小丑。

    在她指着小丑的同时五六把枪也指住了她,但无论是小丑也好,柏妮丝也好,他们的神情始终都没有变过,两人四目交投,从对方的眼睛里找到了熟悉的什么。

    气氛一触即发,彼此都听见了彼此的呼吸声。

    “你看,他就不会露出你这狗样。”顿了顿,她又叹了一口气:“我不就是长得比你好看,用得着这样针对我吗?”

    ……紧张的气氛在瞬间被打破。

    小丑迈前了两步,柏妮丝的枪口直接抵在他的心脏上面,他的嘴边始终勾起诡异兴奋的弧度,无辜的举高双手,可又高兴地说:“你可要小心一点,我很脆弱的。”

    “嗯哼。”柏妮丝握着枪,从鼻子里发出喜悦的声音。

    他牢牢的盯着柏妮丝的眼睛,他几乎有点上瘾了,她比那些黑帮好玩一百倍——他带着得意的微笑,声音沙哑,却无容置疑:“你不会。”

    柏妮丝跟他对视片刻,然后灿烂一笑:“是的,我的确不会。”

    下一秒,柏妮丝举高枪枝,枪口对着天花板,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板机。

    啪啦——

    灯管碎裂,周遭瞬间陷入一片黑暗,这条走廊的灯光原本就很糟糕,没有灯光之后更是视野范围大减,勉强能看见几个黑影。

    一个黑影蹿动,手下们如同打草惊蛇般朝那黑影开枪!

    枪口的火光为黑暗带来了一点视野,众人只看见一个金色头发的影子一下子奔了出去,枪声不断,伴随着小丑一声气急败坏的怒吼:“蠢货,堵住门口,别开枪!”

    柏妮丝的目标只有门口,她头也不回,全凭直觉闪避,这个时候顾不得什么,她只能相信自己!

    一抹金色在窄小的空间里輕盈地遊走,走位竟然奇迹地全都躲开了,上百发子弹,没有一发伤到她的头发。

    等小丑追出去时,已经没了人影。

    他危险的瞇了瞇眼睛,阴沉的眼里蕴酿着可怕且血腥的风暴,用愤怒的声音下命令道:“把她找回来。”

    ……

    柏妮丝沿着记忆的信道一直跑,后面一大伙人追着,跑楼梯到了上一层之后摆到柏妮丝面前的有两条路,她进来之后除了接受心理治疗就没有离开过B2层,这时她也不知道该走哪条路。

    犹豫之际,旁边的一个房间的门蓦地打开,伸出来一只手把她抓了进去,柏妮丝想要大叫却忍住了,因为她听到一声:“跟我来!”

    是哈琳的声音,柏妮丝想也不想就跟着她走。

    哈琳紧紧的牵着柏妮丝的手,熟门熟路的带她穿梭各种小道,高跟鞋发出扣扣扣的声音,好像心跳的鼓动,两人喘着气,却一刻都没有停下。

    走在前面带路的哈琳顿下脚步,回头对柏妮丝说:“我们到地面了。”然后,又看她的橘色狱服太显眼了,把自己的白大褂脱下来披在她身上。

    “你只要推开那道门一直跑就能出去了,我去引开他们。”

    未等柏妮丝说话,哈琳就要转身离开,却感到自己的手腕被抓住,她再次回头。

    柏妮丝攥紧身上的白大褂,一双新月般的蓝眸彷佛在闪闪发光。

    她说:“谢谢你,哈琳。”

    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就是哈莉·奎茵了吧?

    哈琳笑了笑,对她摆摆手,没说什么,抽身离开。

    “记住我的话,珍惜生命,远离人渣!”虽然知道哈琳去意已决,但柏妮丝还是冲她的背影大喊。

    哈琳没有回头,脸上却挂着一抹无奈的微笑,向阿卡姆深处走去的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散开的头发在身后轻轻摆动。再接着,微笑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坚决。

    哈琳走后,柏妮丝按照她的话推开那扇门,她看见了外面的天空,她才刚踏出一步,旁边就悄悄的走出来一个人。

    她看着那人,忽然道:“你没死?”

    那人居然就是曾经给她带过卫生巾的绿眼睛,他向她走近,在柏妮丝想着如果他要把她抓回去的话要怎么办的时候,他从腰带拔出一把手/枪,递给她。

    “拿着。”

    柏妮丝略带惊讶的抬头,看了他一会之后接过,用轻松的语气说:“别死了啊。”

    绿眼睛看了她一眼,轻轻的嗯了一声就越过她从那扇门进了去。

    ……

    柏妮丝把枪收到白大褂的暗格里,迈开腿在夜里奔跑。

    阿卡姆在她的身后越来越远,阴森老旧的古堡在迷雾里耸立,也许是因为警力都调走了的关系她没有再遇到一个人,眼看就能跑出阿卡姆的范围,又有一个人影挡住了她的去路。

    ……就不能让她安然的离开吗?!

    那人不是谁,是正杀马特,柏妮丝非常疑惑为什么她能追出来,杀马特就掏出了一把小刀——那可真有小丑的风格,两人之间距离五米左右,对峙而立,一方杀气腾腾,一方淡定自在。

    柏妮丝有点不悦的说:“我没记错的话,我好像留了你的一条狗命?”

    “我等了这一天好久——好久了!”杀马特却像完全没有听到她的话般,眼底的恨意快要溢出来,她用疯恨交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柏妮丝,似乎要将她吞下肚似的,丧失理智的冲向她。

    柏妮丝看得真切,却没有掏出枪。

    她的身体彷如在这一刻被另一个人掌控了,自动作出反应,她先退后一步,避开了刀锋,再以电光火石之势抓住杀马特持刀的手腕,一扭,下一秒杀马特手里的刀就调转了方向,指着杀马特自己,柏妮丝再用上另一只手抓住杀马特的拳头,逼使她不能松开自己手里的刀,用力一推,杀马特完全抵抗不了,她惊恐的看着她自己握着的刀的手不受控制的刺向了自己。

    “啊——”

    所有的事情都在一瞬里发生,杀马特已经捂着自己流血不止的肩膀惨叫不已,柏妮丝看见她哀嚎,脸上的寒意丝毫不减,继续用力,于是刀插得更进了,她幽幽的吐出一句,犹如死神的低语:“——那就继续等吧碧池。”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