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西天 - 5.第 5 章 无限妖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你要带我去哪里?”

    因为通缉令的原因,所以肖思恪也没有办法再像是之前那样跟随着相当于是引路人的NPC一起多少先摸索着周围的地图。好在这个时候唐远辉挺身而出,表示他以前来过妖塔的负一层,虽然时间有点久了,但是大概位置还是记得清的。

    “所以,信得过的话,跟着我走吧。”

    唐远辉笑道。

    老实说,你说的话,我一个标点符号都不打算信。

    肖思恪一边在内心腹诽着,但是脚下还是跟着唐远辉走了。

    无他。

    毕竟对于这里他真的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能有人带着总是好的,哪怕唐远辉是要坑他肖思恪都认了——反正就算是要坑,也得先从这里离开不是么?大不了就是离开之后再说后面的打算咯。

    不过好在唐远辉是真的没有坑肖思恪的想法,至少一路上肖思恪好几次都听到了沉重的、奔跑着的脚步声,想来应该是那些猪头人的同伙在紧张的搜索着自己的存在。但是因为有着唐远辉的存在,每一次他们都可以恰好的利用这里的黑暗和各种地形上的便利躲开。

    “你是真的很熟这里啊……”

    肖思恪忍不住感叹。

    唐远辉闻言看了他一眼,黑暗之中,肖思恪那一只右眼中的通缉令闪耀着红色的光芒,无比的显眼。

    这样的黑暗对于肖思恪来说是只能够勉强看清自己身边的一点点的轮廓,稍有不注意就会被磕着绊着;但是对于唐远辉来说,却是有如白昼一般。

    和肖思恪这样的彻头彻尾的菜鸟不同,唐远辉怎么也是走完了大半妖塔的老油条,通过各种手段获得的诸多道具还有能力加持都不胜枚举,区区夜视自然不是问题。

    所以,肖思恪也就不知道,这个自从见面的时候以来,就在自己的面前表现的君子谦谦温润如玉、放在他生活的时间段里面绝对可以当的上一声“男神”的称呼的男人,如今在这看不见的黑暗之中,脸上正露出来了某种疯狂的、病态的笑容。

    气质是伪装的,行事的作风是伪装的……这个名为唐远辉的男人,留给他人的印象大抵都和“神经病”、“搅屎棍”、“想杀但是偏偏又不好杀”这一类的词语挂钩。

    真的以为他像是表现出来的那样的性格,大概是连自己怎么被坑死的都不知道。

    肖思恪并不知道这些,他只是本能的觉得唐远辉出现的实在是过于巧妙,而且不明原因的对自己挺好……至少到现在为止,对方的行动都是在朝着 “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的,所以肖思恪也就只是把这一份疑惑存放在自己的心底,并未在面上表现出来。

    但是如果真的说他对唐远辉有多少的信任度的话……那必然是,没有的。

    两个人就保持着这种貌合神离的态度在黑暗中一路往前走。肖思恪只觉得自己跟着唐远辉在黑暗之中七拐八绕,最后眼前的黑暗突然豁然开朗。

    因为在黑暗之中待的太久了的缘故,猛地一接触到光线,肖思恪只觉得刺眼非常,就急忙闭上眼睛,但是依旧是有生理性的泪水沾湿了睫毛,沿着脸颊滑落了下来。

    “……?!”

    脸颊上面,传来了湿热的触感。

    “没事。”

    唐远辉清爽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帮你擦擦眼泪……先别睁眼,慢慢的适应光线。”

    想着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好骗他的,肖思恪终于还是忍着自己的好奇心,听从了对方的吩咐。

    唐远辉低头,看着乖巧的仰着头、闭着眼睛,就好像是少女索吻一般的姿势的肖思恪,轻笑了一声。猩红的舌尖稍稍的探出来了一点点,似有似无的舔着唇瓣。

    啊,咸的呢。

    他在心底想。

    当肖思恪觉得自己渐渐地习惯了光线,睁开眼睛的时候,唐远辉就站在他的旁边,笑意吟吟的看着他,就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于是肖思恪也就没有把之前的事情当回事。

    可能只是唐远辉的手汗比较重吧……?

    肖思恪在内心这样不确定的想着。

    而且很快肖思恪也没有什么精力去花在之前的那件事情上了——因为,如今正有着别的事情更加冲击他的心神。

    “这、这……”

    肖思恪仰着头,看着那在血色的云朵和暗红色的天空下巨大的、恢弘壮丽西欧式巨大城堡,嘴巴张张合合,但是除了发出一声声的无意义的惊叹之外,并找不到别的什么词语来形容此刻自己内心的感受。

    那是一座非常、非常巨大的古堡。与这妖塔负一层那非常具有恐怖片氛围的阴沉天空不同,这一座古堡整个都散发着科技的味道,与这一整个妖塔都格格不入。

    那是用坚硬的钢铁搭建制作而出的巨大古堡,泛着冰冷的银灰色的光泽,整个看起来就像是一座无声的钢铁巨兽蛰伏着,谁也不知道它会在什么时候露出尖锐的獠牙来。

    “这是犹如神迹一样的场景啊……”

    肖思恪忍不住的发出了小声的惊叹。

    那是,即便在画报又或者是视频中看到的时候都会为了它的存在惊赞不已的、犹如艺术品一样的建筑物,更遑论此刻真真正正的站在这样的钢铁城堡之下。一方面,人类会察觉到自己的渺小;但是另一方面,他们又会为了这样的场面发自内心的感受到某种心灵上的震慑。

    那大概是“人类”这种生物被埋藏在骨子里面的、被安逸的和平的生活覆盖过去、但是却一直存在于灵魂之中的某种对于强大的力量的欣赏和追求。

    “噗。”

    一道忍俊不禁的笑声将肖思恪的思绪拉了回来。只见唐远辉站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正两眼弯弯的看着自己。注意到肖思恪那有些羞恼的表情,唐远辉咳嗽了一声,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再看向肖思恪的时候已经摆出来了一张正经脸。

    “那个是女王的城堡,同时也是这地下负一层唯一的建筑。之前你杀掉的猪头人,就是隶属于女王的守卫。”

    “所以我们之前待的那个监狱……”

    “就是城堡里面的某一部分哦。”唐远辉回答他,“我带着你从城堡里面绕了出来,但是这也只是暂时的。因为从监狱进入城堡主体只有一条路,为了抓住被通缉的你,那里现在想必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

    “所以想要进入城堡就只能另辟蹊径……就比如像是我们现在这样,从外部进入。”

    “为什么还要回去?”

    “因为从负一层进入妖塔第一层的通道就在那一座钢铁城堡里面啊。”

    “这种城堡,一般都有守门人的吧。”

    “那是当然的啦~~不过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吧?我已经带你出来了,也为你指明了后面的道路,你总不会需要我帮你把所有事情都做好吧?”

    唐远辉的语气和平时不一样了,就像是在想要竭力的隐藏住自己的身上某些被压制的部分,只不过依然有些许的恶意泄露了出来。

    “当然不需要。”肖思恪回答道,觉得自己有些被看轻了。

    他或许是应该感到害怕的,无论是这与他曾经生活的环境完全迥异的世界构成,还是他尚不知道的种种规则,又或者是其他的更多自己并不掌握的情报,还有那些拥有着各种各样的能力的人类与非人类……

    但是肖思恪却愕然的发现,他不但没有丝毫恐惧的情绪,甚至身体还在因为过于兴奋而轻微的颤抖着。

    “这可真是……赌上性命的游戏啊。”

    肖思恪长叹了一声,但是眼底满是跃跃欲试的光芒。

    他是喜欢游戏的 ,不然当初也不会放弃了自己本可以获得的高薪的工作,选择去当一名游戏高玩。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莫过于能够让自己的爱好同时也是工作,肖思恪正好做到了这一点。

    所以……只要是游戏,他都会跃跃欲试,蠢蠢欲动。旁人都说他错过了SAO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但是肖思恪自己的内心却何尝不是为此惋惜过呢?

    好在,虽然错过了SAO,但是他遇到了妖塔。

    “不管怎么说,之前的一切,都谢谢你。”

    无论是提前让他获得了自己的天赋能力,还是告诉他有关通缉令的种种消息,以及之后带着自己从监狱那边离开……这些原本都不是唐远辉应该做的,但是他做了,仅仅是这一点都足够肖思恪心怀感激。无论对方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但至少给予了他帮助这一点是真的。

    就算唐远辉是抱着什么利用的念头……那也是之后的事情了,不是么?并不能因此就否认掉对方给予的帮助。

    “嘛……”

    对于肖思恪的道谢,唐远辉只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他转身准备离开,但是又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样,回过头似笑非笑的看了看肖思恪。

    “毕竟也费了点力,而且你也还算符合我的要求了……这样吧,来个大酬宾怎么样?你还可以问我一个问题哦,想要知道什么呢?”

    “那么……”

    肖思恪思绪急转。种种问题和设想在他的大脑中飞速的滑过,最后,他抿了抿唇,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的,直直的望进了唐远辉的的眼睛。

    “请告诉我……钢铁城堡的主人是谁?”

    “啊……真是个狡猾的孩子呢。”

    唐远辉先是一愣,随即笑了起来。他的笑声越来越大,像是肖思恪说了一个多么好笑的笑话一样。

    “告诉你也没有关系……是女王哦。”

    “拥有着这一座钢铁城堡的,是一位美丽的精灵女王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