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想西天 - 4.第 4 章(捉虫) 无限妖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次杀了人,内心会是什么感受?

    是惊恐莫名?还是爆发出什么嗜血的心态,就此化身杀人的魔鬼?

    肖思恪不知道,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考虑这种事情。

    之前唐远辉说的事情并不是开玩笑的。杀了守卫,将会迎来的就是全城通缉。

    几乎就是在猪头人倒了下去,鲜血喷涌而出溅染在了墙壁上的那一刻,肖思恪听到了从耳边传来的“嘀嘀”的警报声。

    【有人杀死了地下城守卫。再重复一遍,有人杀死了地下城守卫。现在全城进行通缉,凡是抓捕到了凶手的妖塔成员均可以前往地下城城主魔兽女王那里获得奖励。】

    而当声音落下之后,肖思恪只觉得空中有火红色的光芒一闪而过,紧接着他便觉得右眼一疼,像是被火焰灼烧了一样。

    “唔!”肖思恪用手捂住自己的右眼,疼的直抽冷气,“这是怎么回事啊?”

    唐远辉拿开他的手,捧着肖思恪的脸颊若有所思的看了几眼之后,手腕一翻,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来了一面小镜子。

    “是标记。”在肖思恪对着镜子瞅自己的右眼究竟都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唐远辉和他解释,“因为现在你被通缉了。所以为了让其他人可以认出来你是通缉犯,就在你的身上做下了标记,彰显出你的与众不同。”

    “……”

    肖思恪眼神木然的看着镜子里面,自己的右眼瞳孔之中那火红色的妖艳花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这个就是标记?哇,为什么要弄到眼睛里面啊?和戴了美瞳一样。”

    “这可不是美瞳啊。”唐远辉脸上的笑容不变,但是语气里面却有着深深地无奈,“放在瞳孔之中,就是为了让所有人都可以看到它,这样的话能够更加方便的让你被发现、进而被抓住。而且标记并不是什么可以简简单单的通过遮挡就掩饰过去的东西,正相反,无论你用怎样的方式想要遮盖住标记,它都会顽强的显现出来。”

    “不信的话……要试试吗?”

    唐远辉一边说着,一边又一次的从不知道什么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摸出来了一根三指宽的黑色布条,递给了肖思恪。

    他到底都是从什么地方摸出来的各种各样的东西……这家伙是不是有传说中的储物空间啊……

    肖思恪在内心这样腹诽着,同时接过了唐远辉手中的布条,斜着蒙在了自己的右眼上。

    然后他就看见,在那一面小小的镜子中,他蒙在右眼上的那深色调的布条上面,在对应着瞳孔的位置,一点一点的渐渐浮现出来了那一个火红色的标记的图案。

    肖思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东西居然是这么的智能的吗?这还真是一点活路都不给留的啊?!

    唐远辉看着他的眼神怜悯:“我不是说了吗,会被通缉的啊。”

    肖思恪不信邪。再加上他才刚刚获得了那样新奇好用的、并且对于宅来说简直可以说是至高的宝物一样的能力,所以他不免就心下蠢蠢欲动的想要试试。

    我们可以把这称之为不到黄河心不死,不撞南墙不回头。

    他尝试着动用力量,希望可以将自己的身体灵子化。在唐远辉的眼中,站在自己买去年的黑发青年浑身上下都开始一点一点的变成金色的光点,随后伴随着光点的流散消逝而从他的眼前消失。

    但是。

    唐远辉的目光定在了空中的一个点上。

    此刻看上去的景象,就是有一个火红色的符文正孤零零的漂浮在半空中。但正是因为这样才会更加的怪异和引人注目,让人觉得在附近是不是有什么人用某种特殊的手段将自己隐藏了起来。

    总结一下就是,变得更显眼了呢。

    肖思恪也注意到了这个景象,他有些无奈和气馁的叹息了一声,解除了自己身上的灵子化,乖乖的、认命一般的重新站在了唐远辉的面前。

    “你说得对,完全没有办法隐藏。”

    唐远辉看着他,翡翠色的眸子里面有不明的意味的光闪过。他微微的弯下腰去靠近了肖思恪 ,稍稍的压低了自己的嗓音,里面带着某种难辨的、魔魅一样的吸引力。

    “你后悔吗?”

    “嗯?”

    距离是不是太近了……

    唐远辉的吐息几乎就在肖思恪的耳边上,温热的气息直让肖思恪觉得浑身上下一阵发麻。他稍稍的后退了半步,跟唐远辉拉开了距离,然后才分心去想唐远辉问自己的话。

    “后悔?”他重复了一遍,“我为什么要后悔?”

    唐远辉闻言,不由得有些惊异的看了他一眼。

    作为在妖塔之中的“前辈”,并且已经到了第四层,随时都有可能踏足第五层的强者,唐远辉看人的眼光自然是极准的。别的尚且不说,至少他可以看的出来,肖思恪以前从未见过血,而且是在那种安全、稳定平和的环境下长大的。

    这种情况下出身的人,对于妖塔里面赤//裸裸的弱肉强食的关系、以及那些稍不留意便是赔上自己的性命的诸般算计,向来都是无法认同、并且很容易栽在上面的。归根究底,那毕竟是与他们以前形成的世界观与三观完全不同的认知。

    他本以为眼前的青年虽然表现上也算得上是冷静,但是在骤然来到了这个世界之后,还是会受到影响。最不济,也一定会怀念自己原本平和的生活。

    只是却没有想到……会得到这样的答案。

    你不后悔吗?

    不后悔自己受人蒙骗进入妖塔?不后悔自己杀了那个猪头人置自己进入了不知前路为何的危险境地?

    唐远辉想要问肖思恪这些问题,但是当看到对方那一双坚定的眼的时候,他突然什么都不想问了。

    有什么好问的呢?那个人的目光已经说明了一切。

    他不后悔。

    甚至……唐远辉觉得,自己还在肖思恪的眼睛里面看到了某种对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激动和兴奋在里面。

    这却是理所当然的吧。

    肖思恪是华夏那样一个人杰地灵、人才辈出的国家之中,都足以排的上前三甲的游戏高玩,即便是将舞台放在世界上,也同样有着他的一席之地。

    这妖塔太过诡异,太过神奇,在肖思恪的眼里这就是一场别开生面的游戏。

    而只要是在游戏之中,他便无所畏惧。

    肖皇。

    那是肖思恪在世界游戏榜上的名号,同样也是对于他的地位和实力的一种表彰与认可。

    换而言之,正是因为肖思恪才刚刚踏足妖塔,他还没有办法把这看作是现实,反而更多的是抱着一种游戏的心态在看待着自己经历的这一切。

    ——你后悔进入这个游戏吗?

    不后悔啊。

    当然不后悔啊。

    肖思恪会以游戏高玩作为自己的职业,一方面是因为他在游戏上有着出类拔萃的天赋,但是另一方面,又何尝不是因为肖思恪对于游戏有着非比寻常的热爱呢?

    这个世界上面,还有什么比一款虚拟现实的游戏更能牵动游戏爱好者的心?

    那必须没有。

    很难说,进入【游戏】中的肖思恪是不是如鱼得水,一入风云便化龙。

    唐远辉修长微凉的手指抵在自己的唇瓣上,眼尾眉梢俱都染上了笑意。

    这个男人……似乎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无害啊。

    然而唐远辉却忍不住笑了起来。

    一开始还只是低沉的、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轻微笑声,但是越来越大,越来越大,最后连带着唐远辉的肩膀都在忍不住颤抖起来。

    “你笑什么?”

    肖思恪转过头来,有些不解的看他。

    唐远辉摆了摆手示意没事,但是他的眼底却有着被很好的隐藏起来的极致的疯狂之色。

    “我只是觉得……你这个人,当真是很有趣啊。”

    不过是短短的几个字,一句话,却愣是让唐远辉念出了莫名的黏腻暧昧感来。

    肖思恪本能的抖了抖,只觉得后背发凉,像是被什么危险的东西盯上了一样。

    唐远辉笑而不语。

    *****

    第一眼见到唐远辉的人,都会被他那过分夺目照人的外貌所吸引,甚至是一度忘掉自己原本的目标,以及一些别的什么。

    因为这个男人真的拥有着一张过分美好了的皮相,微笑的时候通身的气质更是有如清风朗月,又或者是从黑白分明的隽秀水墨画中走出来的谦谦贵公子,只是望上那么一眼,都会忍不住的为之心折。

    可是……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唐远辉也不会让妖塔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了。

    这个男人空有着一张男神的脸,然而内里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蛇精病。又或者说疯子、变态……总之这些词放在他的身上都没差。

    也不过是因为肖思恪如今所处的是初进妖塔的负一层,甚至是连第一层都不曾踏入的地域,所以对于整个妖塔都没有多少了解,只能偏听偏信唐远辉告诉自己的一切。而为了能够忽悠到肖思恪跟自己达成契约,唐远辉愣是压抑着自己,装出来了一副温文尔雅的男神样,总算是骗到了不懂事的小萌新。

    如果肖思恪有那么一天能够登足妖塔第四层的话,那么他一定会发现,唐远辉这家伙跟自己根本就是半斤八两甚至犹有过之——

    整个妖塔第四层,铺天盖地,全部都是唐远辉的通缉令。

    通缉令上的男人脸颊上染着血污,口中叼着一把匕首。那一双眼眸里面含着凌冽的凶光,仅仅是与他对视都会觉得像是有锋锐的刀锋擦过皮肤。

    【戮武之器】,唐远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