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诜 - 3.第 3 章 [综漫]审神者今天也在穿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金子觉得自己被压切长谷部伤透了心。

    她那么喜欢压切长谷部,因此在织田信长要把刀赠与她的时候甚至没有半点推辞就接受了,从得到压切长谷部之后,她就一直将这把刀带在身边。

    现在的金子早就不记得自她获得压切长谷部之后过去了多少年,但她记得直到自己离开的时候,也一直将压切长谷部放在身边。

    但现在看来,压切长谷部并不喜欢她吧。

    并不是不能给理解。

    就算黑田再好,但那个人……那个男人是织田信长啊。

    “我知道我比不过织田信长……”

    就像良臣总是在期待明主,如压切长谷部那样的刀,比起黑田,更加期待织田信长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就算是这么想,金子心里还是觉得很难过。

    因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她将压切长谷部留在身边的那么多年又算什么呢?

    如果那个时候压切长谷部拥有人形,是不是早就离开她回到织田信长的身边去了?

    “这样……也不算是坏事吧。”

    抹了抹眼泪,金子低头看向腰间的斩魄刀:“至少我现在知道他的想法了,对吧?”

    这样的话,以后就将压切长谷部当做普通的付丧神对待吧,虽然有点难过,但她现在连黑田都不是呢。

    这么想着,金子重新回到了锻刀室,不过此时压切长谷部已经不在这里了,大概是加州清光带着他熟悉本丸去了吧。

    金子重新开启锻刀炉,她之前说了至少要凑够足够一个小队的人数的。

    这一次金子也不想拍加速符了,不过这一次应该是短刀,倒是不需要太多的时间。

    耐心等待二十分钟之后,金子唤醒了刀剑中的付丧神。

    “哟,大将,我是药研藤四郎,我和兄弟们都请多关照啦。”

    黑发紫眸的少年,穿着藤四郎家统一画风的军装和小短裤,身高比金子还要矮一点,但看起来意外的有气势,和之前小孩子一样的前田藤四郎不大一样。

    金子笑起来:“啊,看起来是来了很靠谱的刀呢,感觉和前田藤四郎不同,我之前还以为粟田口家的短刀都是他那样子的。”

    说起这个金子有点不好意思:“好像是我之前没有做足功课呢。”

    因为来当审神者并不是为了做时之政府的正义使者,同样也不是为了审神者那份高昂的工资,毕竟自带黄金律的金子从小就没有机会感受缺钱的感觉,真要说起来的话,就是为了逃避家里安排的各种相亲活动,以及想要再见压切长谷部的愿望。

    在金子原本的计划里入手压切长谷部之后,每天做个咸鱼就可以啦!

    于是和其他关注时之政府网站上各种消息的审神者不同,金子对很多事情还是挺茫然的,这会儿见到和前田藤四郎画风大不相同的药研藤四郎确实有点惊讶。

    药研藤四郎倒是没有介意这个问题:“嗯,大将不用介意这个问题,不过,这么说的话,前田已经来了吗?”

    “比你要稍微早一天,是昨天来哒。”

    “那么,以后请多指教了。”

    金子点头:“可以的话,像是其他人一样称呼主公吧,我这个人有时候会犯迷糊,所以称呼还是统一一点比较方便,我带你去前田那里吧。”

    药研藤四郎道:“那么就麻烦您了,主公。”

    他乖巧的跟在金子的身后,并没有再说更多,虽然审神者看起来似乎是很轻松的面对他,但微微红的眼睛已经暴露了她在不久之前刚刚哭过的事实。

    刚来到本丸的药研藤四郎不太清楚情况。

    毕竟从金子的反应来说,她应该是刚成为审神者不就才对。

    藤四郎家的短刀和胁差都是非常常见的刀,包括药研藤四郎自己也不是什么具有入手难度的类型,但金子对他表现出惊讶的样子,显然,他是金子见到的第一个药研藤四郎。

    这么说的话,就一定是新人了。

    因为本丸内人手并不多,再加上今天会来好几个新人的原因,大家就干脆都聚集在了正厅里,金子带着药研藤四郎过去的时候,果然其他付丧神也都在。

    压切长谷部看到她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的样子,不过金子避开了他的视线,抢先一步说道:“这样的话,大家就都到齐了,既然已经有了足够的人手,就稍微安排一下工作吧,不过我并不太清楚大家都擅长什么,如果有特长或者想要负责什么事情的话,可以对我说哦。”

    烛台切光忠第一个开口:“我的话对自己的厨艺还算有自信,主公就把厨房的事情交给我吧,一定会给您献上美味的饭菜的。”

    金子点头:“好,那么以后就麻烦烛台切光忠做饭啦。”

    之后药研藤四郎表示他可以负责一部分手入室的工作,因为经历过许多战斗的原因,他对处理伤口还算有些心得。

    前田藤四郎则有些不好意思:“我、我没什么能够拿得出手的技能,不过主公吩咐的事情我都会努力去做的。”

    其实此时的前田藤四郎是稍微有些不安的。

    虽然药研哥来了是一件好事,但第一天锻刀就能够锻出鹤丸国永和烛台切光忠,那么审神者的注意力放在更加稀有,战斗力也更强的太刀身上就是难免的事情。

    而像是他这样普通的短刀,如果想要得到审神者的喜爱,大概只有在最开始本丸还缺少人手的时候吧?等到以后本丸里的付丧神渐渐多起来,稀有刀也越来越多的时候,审神者大概就不会注意到普通的短刀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其实前田藤四郎一开始就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的,即使没有审神者的关注,但藤四郎家人口众多,兄弟们在一起也能过得很开心。

    但……但金子大人不一样啊。

    从得知对方真名的时候起,前田藤四郎就知道自己开始贪心起来了,他喜欢审神者,也希望审神者可以喜欢他。

    可是……别说是和鹤丸国永那样又稀有又帅气的太刀想比,就算是在众多的藤四郎短刀中,他也是毫不起眼的一个吧?

    没有出名的传说,没有拿得出手的功绩,也不如药研稳重,就算是比较可爱,和有五只小老虎的五虎退比起来也差了好多。

    原本以为审神者是新人的话,他可以多被对方关注一段时间,但审神者却在第二天就锻出了鹤丸国永和烛台切光忠。

    虽然心里还是很为审神者高兴,却也难免有些失落。

    这样的话……金子大人可能就不会注意到他了吧?

    这么想着,当听到金子询问今天的出阵事宜的时候,前田藤四郎主动开口道:“战斗的话,就让我去吧,我会竭尽全力的。”

    烛台切光忠要留下做饭和处理其他内务,药研藤四郎要尽整顿好手入室,加州清光作为初始刀当然也要跟随在审神者身边,那么剩下可以战斗的人员就只有三个了。

    金子点头:“那么就这样安排吧,战场上请务必小心,受伤的话就尽快回来。”

    金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拿出几个刀装来:“抱歉,我在这方面好像不太行。”

    锻刀很欧气的审神者,搓刀装却是个非酋,在消耗了大量资源之后也只得到了满满一箱子的绿刀装和少数几个银色的,传说中特上刀装的金球球至今无缘得见。

    不过大家也没介意,毕竟挫刀装这种事……难免的嘛。

    需要出阵的几个人分掉了金子目前仅有几个银色刀装,然而因为太刀可以装备更多刀装的缘故,金子的三个银球球根本不够用,最后只好三个付丧神每人一个银球球,剩下不够的就先用绿色的凑和。

    金子很不好意思的样子:“让你们去战斗但是连装备都不能给的很好,这么说来我还是挺失职的。”

    鹤丸国永道:“看起来似乎是很有趣的事情,主公,下次也让我去做几个试试看吧?”

    金子点头:“可以呀,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去做几个玩啦,反正也不可能比我更非了。”

    完全不在乎资源的土豪审神者就这样答应下来。

    但在出阵之前,让人意外的是,金子没有选择让鹤丸国永或是压切长谷部担任队长,而是让前田藤四郎作为队长。

    金子道:“虽然只比他们早来一天,不过前田也是他们的前辈啦,请务必好好带领他们哦。”

    小短刀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发展,在愣愣的看着审神者好几秒之后才突然反应过来,随即大声道:“是,我会守护好大家的,不会让您失望!”

    鹤丸国永道:“放心的交给我们吧。”

    话是很正经,但他的语气总是让人很不放心的样子。

    压切长谷部迟疑一下也跟着开口:“请交给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嗯,拜托你了。”

    虽然看到压切长谷部还是难免有些别扭,但……金子觉得这件事情并不能算是压切长谷部的错吧。

    当年的他又不会说话,而现在,压切长谷部也不知道她的经历。

    反倒是她之前的做法……在刚唤醒压切长谷部之后就和他闹脾气,其实也会造成对方的迷茫和不安的吧。

    想了想,金子又补充一句:“注意安全。”

    这句话让原本不安的压切长谷部一下子放松下来:“多谢您。”

    直到出阵的三人消失在时空转换器前,金子才有些苦恼的叹了口气。

    压切长谷部看起来没有跟她生气呢,但这样的话,反而更让她过意不去。

    想了想,金子跑去了烛台切光忠那里“烛台切,可以请你帮个忙吗?”

    于是这一天下午,出阵回来的压切长谷部见到了一直守在庭院里的审神者。

    对方见到他立马跑过来,确认大家都没有受伤之后,金子才单独和长谷部说道:“那个……长谷部,今天早上的事情,很抱歉,是我自己的问题。”

    长谷部想到早上的事情连忙道:“请不要这么说,应该是我做错了什么吧,您不需要对我道歉。”

    他之前有向前田藤四郎打听关于审神者的事情,在对方的描述中,金子是非常好相处的主人。

    长谷部就觉得早上的情况可能是他说错话了吧。

    金子笑了笑:“不管你是不是接受,总之我是要道歉的,还有这个……这是赔礼。”

    长谷部接过她手里的盒子,顿时十分感动:“我会好好珍惜的!”

    说着,打开了可爱碎花纸包裹的盒子。

    “这是……”

    “是我特意拜托烛台切做的牡丹饼哦,”金子对他露出笑容:“呐,长谷部,以后都好好相处吧!”

    长谷部:“……”

    牡丹饼的话,根本没办法好好相处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