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名为灵 - 2.神族玄镜森1 浮生为情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初始之时,初神创造了世界,并把世界分成十三个,并让十三个种族各自统领世界,初神进入三道世界裂缝的其中一个陷入沉睡不问世事。

    在神族世界有处举世闻名的地方,玄镜森。如名字般这片森林白天会映射太阳的光芒,发出如月色般柔和的光,远处望去如白雪似的,银灿光芒令人舒心。有一条大河从森林侧面奔腾而过,河底一片黑深,与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鳞鳞波光,透澈干净的河面完全不同。这一光一暗形成独特的风景。

    如此美景,必是踏青游水的好去处,但是这片森林危机四伏,每一处都有凶恶攻击性强的神兽。越走进里面,神兽等级就越高越可怕,饶是神族位于种族之首,实力再强悍,也不敢做出这等冒险之事。不过每隔百年神族会进行一次狩猎。抓捕一些神兽,获取兽晶来提升力量,比如现在一些神族的年轻子弟都在抓捕神兽,每一个人脸上都是年少不羁的意气。

    “嗷呜——”一声狼啼划破天际,在这鸟歇虫寂的森林格外响亮。一个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女子玩命一般的狂奔着,全身上下都粘着层干了的泥土,随着边跑边掉落。不要问为什么,这是在这一片危险的森林里掩盖自己气息的保护层。这乞丐浑身上下没有半点护具,连半个武器也没有!应当不是那些神族年轻子弟。

    她那速度快如疾风,她身后跟着一头血啸狼,灵级神兽,所有神兽中最低级的一种。以速度闻名的血啸狼,竟跑不过一个浑身是伤的乞丐,四条腿跑不过两条腿的传出去,狼面都没了。

    乞丐一边跑一边心中泪如雨下,妈呀,这头狼咋还不放弃呢?以我的体型都不够它塞牙缝好不好!这样的楔而不舍,它是爱上我了吗!?

    乞丐很想哭,血啸狼更想哭。这开胃菜也太能跑了吧,已经跑了半个时辰了,她都不会累的吗?

    乞丐眼疾脚快瞄到一个树洞,赶紧钻进去,快的血啸狼只看到一个残影。血啸狼看着空旷的大地,听着风与树叶为它奏响凄凉的赞歌……

    躲在树洞的某乞丐捂住嘴,尽量不大口喘气,她小心翼翼的看着了血啸狼的爪子在树洞外徘徊。一颗心吊到嗓子眼。它怎么还不走!都半个时辰了!我求你赶紧放弃我去追求你的狼生自由吧,孩子!

    乞丐蜷缩在树洞角落,如果不爬进树洞仔细看,很难看出里面有一个大活人,而且乞丐身上都是土,可以说上一个泥人了,量它狼鼻子再灵,也绝对闻不到她身上的味道哈哈哈哈哈……

    得意归得意,她还能听见沉重的脚步声在耳中回响,声音愈来愈远,乞丐仍缩在原地,心脏安回原处,那个狼已经走了,她才动一下,血啸狼的侧脸突然出现在树洞外,乞丐呼吸一顿——狼之狡诈,人之皆知。

    乞丐没有动,所幸树洞口小,身形庞大的血啸狼也只能把脸上一部分展露给乞丐看,乞丐没有动,狼脸却先离开了,原来血啸狼未发现乞丐,只是不想放过任何细节处罢了。

    乞丐松了一口气,又一股令人喘不过气的威压透了过来,血啸狼耳朵耸拉,浑身在抖,低声呜咽,犹如一个丧家犬。它曈孔倒映一个男子身影。此时此刻的血啸狼感觉到来自最可怖的强者威压,虽然男子满脸微笑,可在血啸狼的眼中那微笑跟杀人前甜甜的微笑没什么区别。

    缩在树洞内的乞丐当然看不到男子,可那恐怖的强者威压,让她不由自主打个寒颤,神级神识十、十阶!乞丐不可置信的想道。

    除了世界最强的明月教主是个神级十一阶外,算上全世界可达到神级的人不超过二十五人,就算达到了神级,也许穷尽一生也不会突破神级五阶。

    十三世界是靠神识来分辨强弱的,有分为人、灵、妖、魔、圣、神六个主级,每一个主级分为十三阶段,全世界有一半以上的人都可能会突破不了妖级,所以可想而知,神识要提升阶段有多困难。

    神识有分种类,金木水火土,电冰风暗光,精神预言生命十三种神识。每一个人最多只能拥有三种神识,在未修炼时可用前面十个神识,不过不能战斗,日常方便而已。生命神识历史上几乎没有人拥有过,可现在她却很清晰的,用身心去感受来自生命神级神识的人的威压,乞丐浑身僵住,一动不动的蜷缩在她的小天地中。

    “叮铃……”清脆的铃铛声伴随着男人低沉温婉的,又充满近乎残忍的说话声音。“灵级神兽血啸狼?”铃声响的乞丐头皮发麻,男子的声音很温柔,却不能感受到那温暖,只觉得让人如坠冰窟。这种感觉让乞丐想起了,她五年前遇到的那个男人。完全不把人命当回事,仿佛全天下都是药物的变态,乞丐想起那个男人的僵尸脸,她脸黑的可以和煤炭相比。

    我的妈呀,我脑抽了吗?怎么会想起那个家伙?乞丐在心中鄙夷自己。

    “呜!”血啸狼的呜咽声后,仿佛整个世界都停止了,空气中缠绕着血腥味,她更不敢动了。如果是五年前的乞丐,到是不怕男人,可是现在她这副样子,不要说一头血啸狼,神族一只蚂蚁都能捏死她。

    “叮铃——”又一声清脆的响铃声,“无趣,不如下棋好玩”男子一边说一边走远了,乞丐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下了,是真的终于放下了。乞丐爬出树洞,拍拍身上的灰,不在意的擦手蹬腿,一派云淡风轻没心没肺的样子。这副样子完全联想不到刚才那个狼狈逃窜的乞丐是和她是一个人。她淡淡的看了一眼血啸狼的巨大尸体,走上前。

    “真是可怜。”当然这句话是说说的,乞丐的话语中可没有半点怜悯的意思。她也是这么可怜过来的,弱者有什么资格去批判一个比自己强的弱者。“狼大哥耶,就算是你追我半个时辰的歉礼,我在你身上撕一块肉你绝对不介意。”这句话也是说说的,因为对象根本不可能再回答她的话。

    撕完一块肉她赶紧跑路,笑话,那么大的血腥味,不引来其他饥饿的神兽才怪!总之能不打就收手,实在不行她还有两条腿可以跑。走到一处安全的地方,用最原始的方法生火烤肉。

    树叶渐渐暗淡下去,野兽的咆哮声响,她知道玄镜森最危险的时刻到来,玄镜森的树说不上高大,但树枝多,层层叠叠下来,刚好遮天蔽月,白天树会发光,所以不用担心,但一到晚上,玄镜森的真面目涌现了,危机四伏,百兽虎视眈眈,踏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月光穿透不进,一到晚上大家变瞎子,不得不靠光符点亮,但点亮后你就会成靶子,不点亮就等死,人与兽的区别在于兽自带夜视技能。

    夜吞噬了白天,乞丐抓一把泥土扑灭火源,自己又钻进一个树洞里,真十足十的,没心没肺的闭着眼睛沉沉的睡去,完全不担心会被不知名的东西杀了,大概在她心中树洞是绝对安全的。

    她不知道在不远处有一个男子没在黑暗中,静静的看着她,一双瞳孔如死寂的寒潭般,照不出任何东西。

    我等你。

    他在心中说道,留下一道防护法阵便扬袖离去,还有那一声清脆的铃声。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