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子Diana - 2.遇见你时兵荒马乱 把你手给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章

    午后的黄昏总是那么宁静安详,街上的人也变得散漫,不像清晨般形色匆匆。周围都是高屋建瓴,乔苡刚刚结束演出,被好友朱萸坑蒙拐骗的拉着去胡吃海塞。

    “哎呦,好朱萸,饶了我吧,太累了,我现在只想睡觉,可别去了!”

    “那怎么行,你还有一周假期,明天再歇着呗!”说着朱萸拖着乔苡就往车里塞,乔苡拗不过朱萸力气大,老大不情愿的坐在车里看着朱萸美滋滋的开着车。

    午后的阳光懒洋洋的,就像是睫毛上抖动的灰尘,将一切都拖的老慢,可车里的场景却是大相径庭。

    “大丫,你想吃什么啊?那家饭店超级火,我废了好大半天才订到位子哒!”朱萸一副快夸夸我的神情,嘴角都快翘到天上去了的样子。

    “你能不能别天天总想着吃,吃那么多还天天去健身房,促进消化吸收去啦?”乔苡支着手臂靠在窗户上半眯着眼说道。

    “哎,你提健身房我想起来了,我昨天遇到一个超级帅的小哥哥,练游泳的,身材一级棒!叫何彻,长夜沾湿何由彻的何彻!”

    “怎么?喜欢上人家了?名字叫的这么好听!”乔苡挑着眉毛问。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朱萸说完还有意顶了顶乔苡的胳膊,眨了下眼睛说“大丫,我听说你妈给你安排相亲啦?”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乔苡头都疼,一脸生无可恋的说“她说我天天就知道跳舞,和我同龄的都结婚了,天天催!烦!!”

    “你也不小了,是该想想这个问题了,趁着你爷爷身体英朗,早点抱上重孙子!”

    乔苡看着朱萸一副小大人的模样说自己,勾唇一笑“你可别自己思春了就以为我也想谈恋爱!”

    朱萸心里不服气,但又说不过乔苡,从鼻孔蹦出一声哼便也没了下文,两人一路无话,乔苡得空闭了闭眼睛。

    等乔苡在醒来时,车子停在了路边,驾驶坐上的朱萸也不知去向。透过车窗看了看外面一个大大的“山水食代”的牌匾,古香古色的,有点像古装片里的县衙。想着想着乔苡就跟着笑了,“县衙?哪跟哪啊这是!”

    刚到门口,就有一个穿制服的美女过来询问“您好,欢迎光临山水食代,您是在找人吗?”

    乔苡微微一顿,复又回道“是啊,找人!”

    “那请跟我来吧,您的朋友吩咐过了!”服务人员得体的笑着,乔苡也猜的八九不离十,估计是把朱萸惹生气了不管自己,她一个人先吃了!

    乔苡看着人满为患,果真如朱萸说的“订个位置都难”,便也好奇服务人员是怎么认出自己的,心里是这样想的,声音也就出来了“美女,你是怎么认出我的呀?”

    “您的朋友说一个个子有点高,穿着米白色衣服的,长头发的就是了!”

    乔苡点点头笑了一下便继续跟着往前走了。

    两人上了二楼,绕过好几个包厢,真是“廊腰缦回”,自己一个人不得走丢了不可。

    “这间就是您朋友定的包房了,祝您用餐愉快!”

    乔苡回之以得体的笑容,“谢谢你,辛苦了!”

    “不客气!”说完便转过身离开,乔苡看着周围的场景,有水滴的声音,清脆悦耳,也配得上这名字山水食代了。

    想着便推开了门,声音也随之传出“草鱼,你怎么不等等我啊!”

    乔苡等着半天朱萸的回声也没有等到,一室寂静,复又往里走了几步,就看见一帮人围在一起打麻将,见她来了视线全部集中在她身上。乔苡自知自己走错了包间,便说“抱歉,打扰了,走错了房间!”说着转身便想离开。

    可身后一个嘴里叼着烟的男人语气不佳的说:“进错屋子了?那可真会挑时候进来啊,老子玩的尽兴,你一进来全都搅和了!”

    乔苡边转身边觉得自己点背,却也得硬着头皮上,看着周围的人,大都是富家子弟,再看那个为难自己的,大爷似的坐在椅子上但却不是主位,桌子上的砝码也不多,看着就是输惨了想拿人撒气。思及此,不做点什么估计是走不了了,不想多耽搁,便说:“那你想怎样?”

    乔苡话一出,周围人也都成了看热闹的,做主位的那个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一双双眼睛都盯着自己,饶是见过再大的场面也受不了“行刑”。

    叼烟的吐了口气,说:“你觉得你能怎样?”

    乔苡深吸一口气,尽力做到无所畏惧的说“我替你玩一局,把你输的钱赢回来怎么样?”

    叼根烟的男人一听乔苡说自己输钱,脸色顿时更臭了,正想拍案起身教训一顿。却坐在主位上的人发话说:“王经理,人家姑娘就是进错了屋子,不至于这么为难人家吧!”

    叼烟的王经理熄了烟,说:“穆总说的是呢!”

    乔苡看着替自己说话的人,西装革履的着装,领带解开,扣子也扯掉了两个,灯光照在那喉结上真让人想咬一口。

    而王经理呢,原本是来和穆晨这一干人套近乎的,可是这麻将打的稀巴烂,输了一大笔钱,搞得自己像个倒贴的哈巴狗,既然面子找不回来钱总得要回来吧!

    王经理正了正神色,便说:“既然穆总发话了,那就按照人家姑娘的意思办吧!”

    乔苡错愕,原本以为有这间屋子的宴请人发话自己就可以一走了之了,也没想到这个王经理也太厚脸皮了些。看向主位上人穆晨,也没什么举动,也没有了指望,强撑着走了过去。

    王经理撤位,乔苡上了麻将桌听着王经理说这的规矩,一边默默记下。但看着砝码太少,翻盘得有好几局,便说:“我是来这和朋友吃饭的,让朋友等急了也不好,走错屋子是我的不对,但能不能烦请各位高抬贵手。”

    穆晨挑了挑眉毛没说话,身旁的男士倒是个凑热闹的,便问:“怎么个高抬贵手?”

    乔苡想了想,便说:“只一局,若我赢了,将这位先生的钱全部归还。若我输了,这位先生的钱我翻两倍赔偿各位。”

    穆晨觉得这话有意思,又是一个砸钱的主,便说:“行了,按这位姑娘说的办吧!”

    穆晨和乔苡是上下家,输赢还需看穆晨打什么牌。乔苡心算得过一等奖,又从小跟着母亲耳濡目染,麻将玩的也是有声有色。

    一阵“推杯换盏”,麻将嘈杂的撞击声听的人脑袋作响,突然有人打出乔苡糊的那张牌,王经理激动的“坐立不安”,可乔苡余光一扫,就看见穆晨要有动作,觉得自己今天真要栽这了,抬头看向穆晨,就看见他也正看着自己,手下的麻将来回颠倒,看似要考虑出什么牌,实则打量着乔苡。

    一件米白色紧身毛衣,勾勒出身上的轮廓,下身穿着同色阔腿裤,一走一动摇曳的都是风景。看着乔苡那张丧气的脸,也不忍心,自己也没理由和人家过不去,钱不要就是不要了。

    随后没有动作,乔苡看他没动静,便拿过牌不做他想。王经理的钱财失而复得,乐的合不拢嘴,乔苡则想着赶紧脱身,便起身说:“我该做的都做了,这位先生我是不是可以离开了?”说着便转身走到门口。

    王经理看着乔苡,冰冰凉凉的样子,看着可远观不可亵玩,流氓心渐起,追上去说:“美女,打牌可是好手,留个联系方式改日向你讨教讨教如何?”

    乔苡看着王经理得寸进尺,正要发作,却听见里面那人叫了一声:“何彻!去把王经理拉回来接着打牌!”

    乔苡对穆晨心存感激,助自己脱离困境,却也对那个何彻有点好奇,或许和朱萸说的是一个人呢!

    正想着,门被推开,进来了一个女孩和乔苡穿衣打扮相差无几,那人见到乔苡也是一愣,向里望去看着那个一直不说话陪着打牌的人说:“哥,怎么回事啊?”

    打牌的人放下麻将,迎过来说:“进错房间的,没什么大事!”

    房间里的人看着这间屋子里唯二的两个女子,自然知道乔苡进错房间是服务人员认错了人,两人的穿衣打扮太一致了!

    乔苡不想多留,向主位的穆晨点头致意便转身向门口走去。关上那扇门,终于可以透了股气,里面的低气压让人窒息,掏出手机便要联系朱萸,却看见好几个未接来电,手机静音也没听到,回拨过去联系朱萸。

    “草鱼,你在哪?”

    “大丫,你去哪了呀?我找你找了一圈都没找到。”

    “见面说吧,我在山水食代门口等你!”说完便挂了电话,逃也似的离开这里,一分钟也不想多留。

    两人碰面后,乔苡一把抱住朱萸,一颗心也落了地。就像游走在钢丝绳上的人,时时刻刻担心自己的平衡,担心自己会不会掉下去。

    朱萸没有那么土豪大款,紧赶慢赶的才订到了大厅的公共用餐,地理位置也不是特别好,正对着大门。

    乔苡和朱萸避重就轻的讲了大概,朱萸义愤填膺的要找人评理,乔苡把人拉住,说:“行了,快吃吧!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对面的朱萸还在喋喋不休,可乔苡脑子里电光火石的却都是穆晨,不得不承认的是,与穆晨那一瞬间的对视自己仿佛停止了心跳,真有一眼万年的意味。

    饭菜上来后,朱萸大开吃戒,不停的往乔苡碗里夹菜,说:“这几天练舞都累瘦了,赶紧补补,都没有多少肉,再瘦就瘦胸上去了!”

    乔苡一阵无语,她夹她就吃,突然有点噎,便端着杯子喝了一口水。可突然朱萸坐在自己身边大喊了一声人名,自己一口气没喘明白呛的直咳嗽。

    朱萸发现自己在健身房邂逅的帅哥从自己身边路过,正要开门离开,嘴巴一抹大喊了一声:“何彻!!”便直接跑了过去不理会乔苡。

    乔苡坐在位置上呛得满脸通红,肺都要卡出来了,引来周围的人纷纷行注目礼,穆晨此刻不看见她都有些难。乔苡正想要拿纸巾擦擦嘴巴,身前却有人递过来一方手帕。

    乔苡就着咳嗽断断续续的说了声“谢谢……你……”,接过手帕抬起头就更加无地自容了,看着穆晨优雅的为自己倒水期间还回了句“没事,不客气!”乔苡顺了顺呼吸,调整完毕后接过水抿了一口,就听旁边的人说:“你朋友出去追牌局上那个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你联系一下也走吧,这家店7点前关门。”

    乔苡闻言看了看手腕上的表,确实该走了,便站起来拿过包要离开,两人一前一后走出饭店,晚风有些凉,街上的人也都没了黄昏时的懒散,乔苡停下对穆晨说:“谢谢你今天让我牌,也谢谢你借我手帕!”

    穆晨也跟着停下,看着乔苡眼睛说:“没事,举手之劳!”

    乔苡依然站在那里回味着这句举手之劳到底是什么意思,估计说手帕的事吧!穆晨见乔苡半天没动静,便说:“我还有事要忙,这位小姐路上小心!”

    乔苡看着要上车的人,说:“哦,好的,再见!”目送穆晨的车离开,心想着这人也蛮有意思的,看着这一方手帕,今日留一物他日好相见吗?

    想着想着也自嘲的笑了笑,怎么也跟朱萸一样呢!这可不太好!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