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方倪蝶倪心倪 - 第二章 叹息桥下的约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前往义大利威尼斯的飞机上,修若娜既紧张又兴奋,情绪高亢得几乎睡不著觉。

    想到自己能够顺利争取到这台湾区唯一的代表名额,而且是和来自世界各地的服装新秀一同前往威尼斯参加sergiow集团新锐设计师的最后甄选,她就忍不住在心里直呼自己实在大幸运了。她想,这一定是父亲在天之灵的庇佑。

    是的,父亲已经辞世两年了,失去唯一的亲人,修若娜只有靠著对工作的热诚努力走过这些伤心,终于辛苦有了成果,她深深的感谢父亲,因为是父亲给她这份勇敢的力量。

    她露出欣慰的笑容,感恩之馀擞邙从手提的随身行李拿出一本枣红色的书。

    整理行李的时候,李筱蓉在衣柜角落意外发现的东西…父亲的日记本。

    “若娜,你还要带些什么东西?威尼斯现在的天气应该还是有些冷吧?”因为出发的时间十分紧迫,她自告奋勇的来帮修若娜整理行李。

    “嗯,我想还是需要带件保暖的外套。”

    “外套太厚重了,你的行李应该要轻便一点,对了,上回送你的喀什米尔羊毛披肩呢?”

    “喔,应该被我收在衣柜里吧!”修若娜不甚肯定,因为她正埋头整理她打算要带去的设计图。

    李筱蓉迳自走去她的房间翻箱倒柜的找,忽地,在最下层的抽屉里,她发现了一本枣红色的书,有些发黄。

    “娜娜,这是什么束西?”李筱蓉拿著书走来。

    循声别过头“什么东西?”她一头雾水。

    “这个,”她扬手晃了晃手里的书“在衣柜最下面的那个抽屉找到的。”

    修若娜纳闷的接了过来,随意的翻动这本陈旧的书。

    “唔,好像是日记。”李筱蓉蹲下身子靠了过去。

    “是我爸爸的,这是他的字迹。”修若娜有些意外。

    记得父亲的遗物,她都已经妥善收整,怎会有这落网之鱼?

    她一翻动,里头掉出一张明信片,灰沉沉的色调透露著异国的<img src="image/yijpg">旎。

    “哇,是威尼斯的叹息桥欸。”李筱蓉大嚷,因为这可是她梦想中的国度。

    翻过明信片,上头写著“我希望,每一年的复活节,都能和你在叹息桥下亲吻,我希望,神会听见我们的祈求,赐予我们相爱的旨意。”修若娜低喃的念著那温柔的字句。

    “哇,好浪漫,原来伯父年轻时候也是个多情种欸!要是我和伯父年纪相当,一定会为他心动的。”李筱蓉忍不住的陶醉起来。

    修若娜没有回应,迳自翻阅著父亲的日记,她意外发现,这里头竟然记载了父亲和母亲认识相爱的点点滴滴,纪录就从第一天的相识开始。

    她像是渴求文字的虫子,一字一字的吞噬著父亲的书写,每一句都是对母亲最深的爱恋,最深、最深…

    蓦然,修若娜脸色僵硬的阖上日记。

    “怎么了?怎么不再继续看下去?”她看得正过瘾呢!

    “爸爸太傻了,我的母亲当初因为离不开优渥的生活,所以选择狠心抛下我们,像她那样自私的女人,根本不配得到父亲如此真挚的爱情。”修若娜红了眼眶,为父亲的痴情抱屈。

    “你怎么知道伯母是因为离不开优渥的生活?”李筱蓉问。

    “要不然她怎么会从来没想过要见我一面、见爸爸一眼?”修若娜激动的说。

    记忆中,母亲的脸孔永远是模糊的,&#x5c3d;&#x7ba1;在父亲的陈述中,她是那么的善良而且美丽动人,但是被母亲遗弃的伤,却深深的烙印在修若娜的心里,即便这么多年了,她仍无法释怀。

    “娜娜…”李筱蓉懂,她懂修若娜对母亲的渴望跟怨怼,那是一种很深刻的矛盾,又爱又恨的矛盾。

    当天晚上,一个人的夜深人静,修若娜按捺不住,又从枕头底下拿出了父亲的日记,一字一句的读著…

    直到最后一页的最终一句,父亲用坚定的口吻写著:

    按活节那天,叹息桥下的约定,不见不散。

    按活节那天,叹息桥下的约定,不见不散?修若娜心里浮现了疑问,也回想起父亲告别人世前的失望模样。

    她叹了一口气,很深沉的无奈。

    当年的叹息桥之约没有实现,要不,在面临生命的终点时,父亲不会遗憾的这么对她说

    “娜娜,真希望我还有气力到义大利一趟,在复活节那天再看一眼叹息桥。”

    那是父亲这辈子最深的遗憾,当下,修若娜打定主意,这一次到威尼斯参加甄选的同时,她要代替父亲重游一趟叹息桥,了却那无缘的等待。

    抱著父亲的日记本,她凝望着机舱外的领空,心里有著复杂情绪在交错,一股是勇敢面对未来人生目标挑战的希望面,另一股则是充满遗憾怜惜的伤感。

    直到飞机降落在威尼斯的机场跑道,修若娜知道接下来的考验将关系到她未来的人生,因为她是台湾地区参加最后甄选的唯一人选,整个服装界就等著看她这个新秀设计师的表现,肩上所背负的不单单是她毕生的个人梦想,还有更多人的期待。

    冗长的通关后!修若娜真的感到疲惫了,可是内心的情绪却是激昂的,她拉著行李,环抱著她心血结晶的设计图,努力找寻当地负责接待的人。

    机场人山人海,超乎她想像的繁忙。

    &#x5c3d;&#x7ba1;也有一六五的苗条高度,然而杵在这些人高马大的西方人群里,她还是显得娇小。

    尤其连续十几个小时都没有好好休息,壅塞的人群搞得她脑袋更是昏沉不已,修若娜感觉自己像是来到巨人世界的小矮人。

    紧紧抱住设计图和行李,她张大眼睛努力找寻目标,就在她发现自己根本完全失去方向的同时,冷不防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她面前整个冲击而来。

    砰!她闪避不及,整个人竟然瞬间往后仰倒而去

    “啊…”修若娜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颓然倒下,心一冷,手一松,怀里的设计图绝望的滚了一地,她以为这次要摔得头破血流了,连忙惊慌的闭上眼睛。

    完了,她该不会就此一命呜呼,还是摔坏脑子失去记忆,抑或是脑部受伤严重半身不遂,那她的人生怎么办?她的设计师梦想、她的设计图,还有她答应父亲的叹息桥之行…

    修若娜倒下的瞬间,所有可怕的下场都在她脑海里出现过,唯独,就是不包括这个…

    撞击的痛楚并未如预期般到来,她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暖得叫人几乎要全然的放松睡去,鼻息间依稀嗅到一股淡淡的古龙水味道,爽冽清新…

    就在她短暂陶醉之际,下一秒,脸上传来十分尖锐的痛楚,逼得修若娜猛然睁开眼睛。

    “好痛!”她诧异的惊呼。一张半大不小的脸气呼呼的出现在她面前,是个约莫六、七岁的混血女娃儿,瞠瞪著双眸凶神恶煞似的睨著她,用奇怪口音的中文嚷嚷“你在干什么,还不给我爬起来。”双手擦腰,凶吧吧的模样。

    “我?你…”修若娜完全摸不著头绪。

    这时,脑门上传来一记闷笑,她顺势仰看而去,一张东方男子年轻俊朗的脸孔就近在咫尺。

    唔,黑色的头发凌乱中带有潇洒、深邃的眼眸勾人心神,薄棱的唇挑勾起一抹笑,煞是好看。

    “嗯?你是谁…”修若娜直觉问。

    “宿文棠。”回答的嘴带著浅笑。

    女娃儿不甘心被忽视,凑上狰狞的脸孔“讨厌,起来,你快起来!”又故计重施的在修若娜脸上掐了一把。

    “啊,好痛、好痛,别…”她哀喊讨饶。

    “莱丽,别这样。”他试图制止女娃儿的放肆,继而忍俊不禁的对修若娜说:“小姐,你再不起身站好,我敢保证她会继续这么掐下去。”

    笑啥?这家伙让修若娜觉得有种存心看好戏的意味,她忍不住皱眉迁怒的赏他一记白眼。

    唷,还敢瞪她的文棠哥哥!

    彼不得许多,胖嘟嘟的莱丽干脆一把推开修若娜,让她整个跌坐在地板上。哼,看她还敢不敢。

    咚,屁股整个撞击上坚硬的地板,修若娜又是一阵错愕。

    不敢相信,眼前不过才六、七岁的小女生,怎么会这么的…可恶?

    好不容易回过神“小妹妹,你怎么可以这样?”修若娜抗议。

    “我就是要这样,怎么样?”莱丽人小表大的向她挑衅。

    “你很没礼貌。”

    “你才没礼貌,你干么赖在我文棠哥哥的身上不起来?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他是我未来的老公欸!”莱丽气得直跺脚,一双圆呼呼的腿气急败坏的跺踏著。

    “老公?”修若娜惊讶之馀,赶紧爬了起来,用极度诡异的目光望着一旁始终咧著笑的男子。

    这男人看起来少说也有三十岁的年纪,可那小女孩顶多就是十岁,他们…他们怎么可能会是夫妻?未成年欸…

    “看什么,不许你看我的文棠哥哥,要不然,我挖掉你的眼睛。”莱丽霸道的杵在她面前。

    “莱丽,不可以这样。”宿文棠开口制止。

    原本凶恶的模样突然换了一张脸,软声的撒娇“文棠哥哥别跟人家生气嘛,都是她坏,文棠哥哥是我未来的老公,我最喜欢文棠哥哥了,”知道你今天会回来,人家还特地跷课来接你欸。”莱丽整个人扑向一旁的他。

    “乖,你还小,不能当文棠哥哥的妻子。”宿文棠极有耐心的说。

    “那你等我,你要等我长大啊!”她耍赖的在宿文棠怀里蹭了蹭。

    修若娜哭笑不得的望着这对…老夫少妻。

    冷不防“看什么看?”莱丽机伶的赏了她一记白眼“以后不许你挡我的路,要不然,下次就没这么幸运了。”

    “小妹妹,你真的很没礼貌欸,你撞到人就应该要说对不起。”

    “我妈妈说,好狗不挡路,机场那么大,谁叫你偏偏挡在我面前,阻碍我和文棠哥哥的久别重逢,我怀疑你分明是觊觎我的文棠哥哥。”

    “我觊觎他?拜托,小丫头,你懂什么是老公吗?”修若娜忍不住苞这丫头认真了起来。

    “我为什么不懂?少跟我倚老卖老,瞧不起人。”

    “啧,瞧你呆呆傻傻,还知道什么叫倚老卖老啊!”食指点了她的脑袋。

    一掌拍开,孩子气的直跺脚“喂,老太婆,竟然敢说我呆呆傻傻?”

    “你喊谁老太婆,我今年都还没三十咧,怎样,我就说你呆呆傻傻,有啥不敢?”弯下身子,她不甘示弱的瞪著这小丫头。

    “你…”气不过,莱丽发了狂似的扑了过来,也不管自己是不是能够打得过修若娜,反正就是一阵蛮干乱打。

    修若娜又是一阵措手不及“欸,野丫头,住手!”

    “你才是野女人!”想不到小小年纪的她发起狂来也是丝毫不逊色。

    莱丽是个人小表大的刁蛮孩子,这年轻女孩也是个迷糊冲动的角色,两个这么兜在一块儿,宿文棠一点也不相信她们会发生什么好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