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方倪蝶倪心倪 - 第一章 叹息桥下的约定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我站在威尼斯的叹息桥上,一边是宫殿,一边是牢房。

    抬眸,建筑物的身姿从碧波中升起,彷佛魔术师挥动魔杖所出现的奇迹。

    —拜伦《恰尔德.哈洛尔德游记》

    必于叹息桥的传说:

    叹息桥建于一六oo年,是一座全封闭的早期吧洛克式石桥,架在总督府与监狱之间的小河上,是历史上死四奔赴刑场的必经之路。

    当年桥呈房屋状,只有向著运河一侧有两个小窗,也是死刑囚犯唯一可看到蓝天、碧海的地方。因桥下过往的船夫常听到桥上死因临刑前的叹息声,因而得名。

    传说恋人只要共乘著贡多拉船,在吧西尼加钟楼的钟声响起的瞬间通过叹息桥,并为对方献上一个绵长的深吻,即可让两人白头偕老…

    ***--***--***--***

    早春的台北,风微凉,阳光和暖,好不容易结束了冗长的会议,宿文棠只身从帷幕办公大楼阔步走出。

    “宿先生,请上车。”九十度的鞠躬,司机早已体贴的打开车门,站在车子旁等候著他“请问您待会要到什么地方?”

    宿文棠沉吟须臾,扬手“不用了,我自己到附近走走。”婉拒了司机的载送,他决定独自一人随处走走,算是给自己连日忙碌的一点喘息。

    “…是。”司机觉得意外,却也只能发愣的望着他的背影离开。

    从仁爱圆环慢慢步行,宿文棠用稍嫌疲惫的脑袋回忆著过往。

    中学时期在翁家担任管家的父亲骤然过世,翁家大家长…也就是目前sergiow集团总裁翁国钦看他年幼孤苦无依,擞邙慈悲的留下他,不但给他一个栖身的地方,也给他最好的栽培跟教育。

    尔后,翁家因为事业版图扩充举家移民到义大利,翁总裁也一并把他带往义大利,对于故乡台湾,宿文棠已经是全然的陌生,尽管几度抵台,也都因为公事繁忙而匆匆来去,时间紧凑得连让他站在马路边观看台北的须臾机会都没有。

    瞧,此刻他彷佛外来客似的每每对著这些杂乱的道路露出迷惑,只能顺应内心的直觉,放胆大步的迈去。

    宿文棠,服装界赫赫有名的sergiow集团首席执行长,一八o的欣长身高让他给人的第一印象俨然就是sergiow男装的最佳代言人,不但年纪轻轻就深获集团总裁翁国钦的信赖,这几年sergiow集团横跨全球的服装事业也都由他一人掌控,以一个华人之姿要在义大利百家竞争的时尚重镇站稳脚步,宿文棠绝对是个传奇的人物。

    外界都以为他是翁国钦的私生子,然而事实上,他只是一个管家的孩子,能够有今天的成就跟地位,他归功于总裁无私的养育恩情,这也是他如此拚命为集团奉献的主因。

    但是,内心深处的一个角落,宿文棠依然渴望着属于他自己的自由。

    痹篇大马路的车水马龙,他钻入了小巷子,想要找寻记忆里小巷弄的静谧。道路小了,车子少了,有的是真实生活在这块土地的样貌。

    前方的转角,一落落的旧书堆砌上天,从屋里趸放到马路上,不若大型连锁书店的光鲜亮丽,这窄小操湿的空间,延续著书本最后的一丝命脉。

    是旧书摊!宿文棠眼睛为之一亮。

    案亲还在世的时候,总会带著他到旧书摊来寻宝,对宿文棠来说,这俨然是记忆汇流的城堡。

    三步并作两步,宿文棠横越马路来到这被许多人遗忘的旧书摊,灰扑扑的霉味此刻闻嗅起来,竟是这么叫人想念。

    弯身整理书籍的老板听见脚步声别过脸来,诧异的望了宿文棠一眼,满心狐疑的想:这个西装笔挺的人怎么会来这儿?

    本哝几句,仍是不忘喊著“旧书便宜卖,一本一百块,三本一百块。”

    鳖异的价格,果然是旧书摊的风范!

    宿文案颔首笑了笑,扯下束缚的领带随手往口袋一塞,旋即抓过一本书,大剌剌的坐在角落一隅展读起来。

    马奎斯的《百年孤寂》,不管什么时候读,都别有一番风味。

    忽地,一张泛黄的纸从书页里飘下…

    宿文棠赶紧一把抓住。

    摊开,泛黄的纸页里还有一张相片,两个依偎的身影如胶似漆,纸页上俊逸挺拔的字迹这样写著:

    我挚爱的逸,请你一定要跟我连络,别忘了复活节之约,届时,我将

    会在威尼斯的叹息桥下,等待你的到来。

    爱你的倩如笔

    挚爱的逸、爱你的倩如,倩如、逸、倩如、逸…

    两个名字像是小石头儿,不意在宿文棠寂静的心里掷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涟漪,…好熟稔呀,这两个名字。

    他尘封的记忆好像出现了曙光,他仔细的望了望相片里的人…

    蓦然,宿文棠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张苍白的脸,细致的五官失去光泽的躺在病榻上,不意,孱弱的脸孔和相片里巧笑倩兮的女子脸孔陡然重叠在一块儿!

    按活节的叹息桥之约…

    “是阿姨!难道这就是她提过的复活节的叹息桥之约?”宿文棠的眸光有著诧异。

    万万没想到旧书摊里的一本《百年孤寂》,竟然夹著翁二小姐的爱情往事,宿文棠当下把相片和纸张一并夹回了书本。

    豁然起身“老板,我要买这本书。”语气有些激动。

    老板冷淡的睐了他一眼“再挑两本,三本一百块。”

    “不了,就这一本。”他急切的探手在口袋里掏出钱包,却发现里头除了信用卡和几张欧元,竟然没有一张新台币!

    “请问可以刷卡吗?”宿文棠鼓起勇气问。

    老板脸色一僵“你有看过旧书摊还可以刷卡的吗?还是你家的垃圾车都还有刷卡机?”他没好气的说。

    堂堂sergiow集团执行长,来到台湾竟然连本旧书都买不起。

    “要不…”欧元不知道他收不收?

    看他一脸窘,活脱脱是个蠢小子,也罢、也罢!

    老板挥挥手“甭了、甭了,小夥子,书送给你吧!反正这年头会来旧书摊的人也不多了,当作是缘分吧!”

    不等宿文棠说什么,老板十分豪爽的扛起一堆书,继续忙碌的整理,那双眼眸再也无暇多看他一眼。

    “谢谢!”他由衷的感激,因为这本书挑起了他多年前的记忆。

    回到台北分部的办公室,宿文棠仍对这本夹著秘密约定的书,久久无法挪开目光。

    当时他不过还是个中学生,翁家移民义大利之后,二小姐没多久就病了…

    那天,宿文棠刚从学校放学回来,经过二楼半掩的门扉,原想要安静离开,可又担心床上那孱弱的身体。

    犹豫半晌,他鼓起勇气推开门走了进去。

    “…阿姨。”宿文棠唤了一声。

    深陷的眼窝发出一丝微弱的光芒“文棠…”翁倩如勉强的扯出笑容。

    伺候的仆人打点妥当,便悄俏的退下了。

    “过来,放学了是不是?”她用微弱的声音问。

    “嗯,阿姨,你身体好点没?”

    以他的身分,本该恭敬的喊她一声二小姐,可她执意要他喊她阿姨,对于温柔的翁倩如,宿文棠真的是打从心里以母亲的角色看待。

    望着宿文棠,青春的模样在他脸上挥洒得淋漓尽致“现在几月了?”欣羡之馀,翁倩如问。

    “三月了。”

    “三月?”晦涩的眼睛陡地一亮,她无端紧张了起来,一口气像要喘不过来。

    “怎么了,阿姨?”宿文棠上前握住她的手,担忧的低问。

    “复活节是什么时候?快到了吧?”翁倩如焦急的反拉住他的手,若不是身体虚弱,只怕激动的她要从病榻上正坐起身了。

    “就这个礼拜天。”宿文棠被她突然的揪扯给骇住了,他没想到她的力气竟会如此之大。

    “帮我…帮我…”一句话说得上气不接下气。

    “帮你什么,阿姨?”

    她苍白的指尖指向梳妆台下的抽屉,许久才吐出字句“帮我拿给他…拿给他…”翁倩如突然伤感的红了眼眶。

    宿文棠快步的打开抽屉,里头有一本书,《百年孤寂》,但是他不懂。

    “阿姨,你要这本书做什么?”

    “…笔。”

    宿文棠赶紧从书包里掏出笔来。

    他永远记得,那只颤抖的手是如何努力的写著名字和地址,像要耗尽所有力气也不肯放弃。

    “文棠,帮我把书送到这个地址,务必帮我…把书交给他,他就会懂的。”她哀愁的眼睛流下了长串的泪水。

    不假思索“嗯,我知道,阿姨,你别哭。”年少的宿文棠只想完成这个任务,转身就要离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